聚八方
当前位置:聚八方 > 聚生活 > 教育 > 正文

《人民的名义》把人分九层,你属于哪一层?

Image result for 人民的名义

这个认知阶梯,大概分九层:

认知最底层,无明之人,总是被人盘剥而无力自保。

这些人在剧中,就是一个工厂的员工。他们原本持有工厂股份,工厂拆迁收地,地价涨到10几个亿,工人们好开心,以为自己发了——可万万没想到,工人们的股份,被高手通过资本及权力双层运作,统统抢走了。

工人们怒不可竭,组织起来保护工厂,对抗拆迁——结果不慎点燃汽油,把自己烧得好惨,住院都没人过问(影片中的各级官员,满口大词,但没一个去医院看望过他们)。

这些工人在最底层,没有能力保护自己。为了生存只好上街摆摊卖早点,影片说她们被城管追撵,有的一头撞在公共汽车上,殒命身亡。

——这是时代底层较为真实的写照,社会是否有良知,取决于是否善待这些人。处于这个层级中的人是否有能力,要看他能否走出这个层级。

认知第二级,大风厂工会主席郑西坡及拆迁者。

这个层级的人,比最底层略微明白一点点——但只是认知到了最底层的苦与伤,自我认知是懵懂的。所以他们的认知特点,是昏妄不定,喜怒随境。

昏妄不定,喜怒随境——比如说工会主席郑西坡,已至退休之年,最大的愿望是希望儿子有出息,好赞助他自费出版诗集。而他的儿子呢,却在挖空心思,想从老头手里抠钱。一家人活得稀哩糊涂,相互算计,喜怒不定。

就是这个心情随环境翻覆变化的郑西坡,居然敢带着工人重新创业——现实中是没戏的。但影视剧中,啥怪事都会发生!

和郑西坡处于同一层级的,还有拆迁队。这伙人对工人心中的无知与恐惧,看得透透的,所以狠狠来欺负——但他们拎不清自己是谁,所以上层权斗格局一变,这伙人首当其次先被抓起来。

认知第三层,草根小老板蔡成功。

蔡成功已非凡属之辈,但剧中男主角一语道破:他是个输在起跑线上的人,打小爹不管妈不顾,学习成绩差而不停的留级。虽然他凭着自己的气魄与胆略,硬是杀出条血路,从草根成为统率一千多人的企业家。但商政合围,暗伏死套,饶是蔡成功三头六臂,最后还是被人暗算。

遭暗算后的蔡成功,疾逃北京向发小求助——发小就是剧中主人公,却把他送来的礼物,嗖的一声扔出去了。

一芥草根,也配和京官套交情?

拎着猪头也摸不到庙门,这就是底层小老板普遍的悲哀。

——最让蔡成功痛苦的,是他明明遭人暗算,但这一切却没有证据。

他只能说他知道的事实,只说这些就会进监狱。

——他努力想说清楚自己是如何遭遇暗算的,却遭到发小主人公的喝斥:只说事实,不要说你的想象!

——注意,这是此剧中最高价值之所在,你能否把想象与事实区分开,如何辨析他人话语中的想象与事实,这是你能否跃出底层,步入经济自由的关键。

认知第四层,买卖无非人情,商业无非人性。

剧中的红顶商女高小琴,就是这个认知的代表。她以一介贫家女起步,攻城略地,白手起家,坐拥近百亿资产。

她应该是大家最喜欢的、巧取豪夺的高手。她打通政商通道,先让银行给大风厂老板蔡成功慢放贷款,逼蔡成功以工厂股权做抵押,在她这里借过桥贷款。然后再让银行断贷,蔡成功霎间崩盘,十几个亿的地皮,就全归了高小琴。

刀头舔血,虎口拨牙,小姑娘就爱这一口。

——现实中这样的商业者,比比皆是。但,真正的高手资源运作更缜密,不会让任何人抓住把柄。

认知第五层,洞悉世象格局,平台重于能力。

认知到这层次,就具备了娴熟的社会管理能力,做个局长不在话下。

剧中的男猪脚在此层级,还有公安市局的局长赵东来,以及反角光明区分局的局长程度。

这个层级以人为资源,他们知人心,识人性,但谋事思维,使得他们只能从局部来看问题,全局观有待提高。

认知第六层,上窥权道,下俯苍生。

长年与这个层级的人士交往的人会发现,他们语境温和,目光平静,对部属习惯于下指示,而且他们的指示精湛到了怕人:第一干什么,第二干什么,第三干什么……他们精通事理学,知道一个起点会引发人心的何种骚乱,知道坑在哪里。

他们话少,言必有中。

剧中的公安厅长祁同伟、省检察院院长季昌明,纪委书记张树立都在这个层级。所以他们有人想再上一层,有人想平安无事退休,各有各的选择。

认知第七层,勘破死局,人生无困。

剧中最让大家心疼的达康书记,就是这种类型。他们思虑全面,别人眼中的死局,落在他们手中就会咸鱼番生。此类人从政高调,经商低调。如果从政,哪怕只在个小县城,也会在第一时间上达天听。如果经商,他们的钱不会比马云少,但却谢绝马云的风光。

他们最擅长的,是启动社会资本。他们能用别人的钱,办成自己的事儿,还能给对方带来丰厚回报。所以他们最喜欢说奉献,说为他人着想。

在商界,一个人走到这步,就可以告慰此生,洗洗睡了。

但在政界,仍有漫长的权力之路,继续挑战他们的生命。

认知的第八层,不为而成,非建而功。

剧中主管政法委的副书记高育良,就是这样一个人。他原本是学院的系主任,出学界入政界,痛快淋漓的实现人生抱负,想做成的事,早就做完了。要摆平的人,早就趴下了。值此桃李满天下,弟子遍权门。高老师返璞归真,只想找百八十个红颜知己,卧睡于桃红柳绿之地,尽情的享受人生。

这类人高度疑似天界的神祗,原本得窥智慧天道,却耐不得红尘诱惑,沦落凡尘为妖。现实中他们即有智慧,又有人缘,活得贼啦啦爽。但影视剧中吗,这类妖物是必须要收掉的。

剧中的认知天花板:明察洞悉,大度深沉。

——不得不低声抱怨一下,剧中最高认知的省委书记沙瑞金,其表现不过是个司局水平。虽然编剧想掏出这类人士的认知底限,甚至参加过省部级会议。但问题是,编剧被允许参加的,必然是事务性工作会议,根本显露不出省级一把手的真实实力。

省级一把手,其视野之宏阔,词锋之明晰,往往带有一种震骇人心的效果。掌控全局是他们的日常工作,而且他们又精熟人心细节,再繁复的局面,你可能说三天三夜还没讲清楚,他最多不超过五个字,就能够说得明明白白。

见大而行远,迎刃方通简。

上面这十个字的意境,36岁之前如果能达到,就对得起自己的野心了。

赞 (2)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