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八方
当前位置:聚八方 > 聚资讯 > 新闻 > 正文

世界杯12座主办城市你了解多少?

早前报道了即将到来的2014巴西世界杯时间表,结果小编发现自己除了圣保罗、里约、巴西利亚之外,对其他几座承办城市,就像对“苍老湿”的名字一样,听都没听说过!

作为一名伪球迷,小编决定与大家一起对世界杯“多一分了解,少一分陌生”。抱着这样的心态,观察者网特此转载虎扑网足球论坛中楼主@死刑台搜集的一些主办城市资料,针对十二座城市的风土人情、足球背景和球场情况简要介绍。

巴西足球地理,start!

第一站——圣保罗

圣保罗:巴西诞生于此

位于巴西东南部的圣保罗是整个南半球最繁华的都市之一。依托着天然良港桑托斯,圣保罗自1771年建市以来,一直都是环大西洋地区的一大贸易中心。葡萄牙王政时期的欧陆遗产、巴西本土的民俗传统,以及欧洲、非洲、东亚移民带来的风情文化在这里得到了交汇,共同铸就了圣保罗浓厚的人文氛围。另外,遍布大街小巷的餐馆和小酒吧,也让这里成为了巴西的美食之都。

不过跟很多世界级的超级都会一样,密集的人口和过于臃肿的规模也让圣保罗产生了种种问题。这座城市的人口已经达到了两千万,但是比人口数字更令人震惊的是这座城市的贫富差距程度,纸醉金迷和穷街陋巷在这里如同蒙太奇一般被拼接在了一起。

另外,人们往往会忽略一点:巴西的独立宣言正是在这里发布的。1822年9月7日,葡萄牙王子佩德罗一世在圣保罗宣布建立巴西帝国。纪念这一事件的雕塑至今仍矗立在耗时近百年建成的圣保罗独立纪念公园内。作为一个独立国家的巴西也自此扬帆起航。

圣保罗独立公园

俯瞰圣保罗河湾

群星璀璨的圣保罗足球

提到足球,来自圣保罗市区的科林蒂安、圣保罗、帕尔梅拉斯都是我们耳熟能详的名字。这三家俱乐部总共夺得过5届南美解放者杯和5届世俱杯(含丰田杯),而圣保罗的州联赛也是巴西历史最悠久的足球联赛。上世纪五十年代,圣保罗三强先后统治巴西联赛,来自其它城市的球队甚至连挤进前三都非常困难。直到拥有贝利的桑托斯横空出世,才打破了圣保罗市对巴西联赛的统治。而完工于1960年的莫隆比球场,就是这个时代的伟大遗产——为了省钱建造这座球场,圣保罗队几乎有十年时间不曾在转会市场上进行过投入,即便如此,在整个五十年代,他们还是在1953年和1957年两度夺得全国锦标。

至于球星,加林查、法尔考、卡洛斯、卡福、卡卡、迪达、邓加……有数不完的名字装点着圣保罗夜空中的璀璨群星,但最值得尊敬的人物大概还是是亚瑟-弗雷德里希,巴西第一位成为职业球员的有色族裔人士。在种族歧视横行的二十世纪初,他成为了打破族裔壁垒的英雄。

弗雷德里希是一位德国商人与黑人洗衣妇的私生子。在上世纪的头十年,尽管足球比赛没有命令禁止过有色人种出场,但像他这样的混血儿根本不允许进入训练场所。所幸他的父亲曾经为一家德国移民组建的球队SC Germania踢过球,亚瑟也得以在这里开始了他长达二十多年的球员生涯。在辗转过多家俱乐部之后,他逐渐打出了自己的名声,入选了国家队。在1922年,巴西国家队出访欧洲的时候,他被前来观战的欧洲球迷称为“球王”。遗憾的是,1930年世界杯开始前,巴西国家队的选拔完全受到里约州足协的控制,包括弗雷德里希在内的大批圣保罗球星最终无缘世界杯,不得不说这是巴西足球史上最大的遗憾之一。

哥多林人体育场

圣保罗哥多林人球场(又名伊塔盖拉球场)将负责承办本届世界杯的开幕式及揭幕战。这是一座新修建的体育场,除揭幕战外,还将承办包括半决赛在内的另外五场比赛。为了应对世界杯期间的需求,球场容量将从原先的48000人临时扩容至68000人。但令人担心的是,球场的工期被一再延后,至今仍未完全竣工。尽管巴西体育部部长阿尔多-雷贝洛保证球场已完成“97%的进度”,但之前爆出的工程财政问题,还有去年12月因赶工引发的一起导致三名工人丧生的事故更是引发了人们对其工期和质量的担忧。

球场效果图

球场内景

去年年底的坍塌事故导致三位工人丧生

第二站——库里奇巴

库里奇巴:城市规划的模范样本

位于巴拉那河的出海口,联通南美南部最大的水系拉普拉塔-巴拉那水系,库里奇巴是巴西东南沿海向内陆进行经济辐射的重要枢纽。在历史上,库里奇巴就是依托着巴西南部高原的大规模畜牧潮,逐渐从生鲜肉交易市场,逐步发展成今天的巴西第四大城市、拉美最重要的经贸中心之一的。

库里奇巴正式跃升为国际级大都市的契机是上世纪五十年代的旧城改造计划。这一举措进一步提高了城市的人口吸纳能力,大批来自德国、意大利、波兰、乌克兰等地,以及拉丁美洲其他国家的移民涌入,参与到了当地的经济和文化建设当中。根据2010年的统计,这座城市的人口总数大概为一百七十六万人,排名全国第八。在巴西南部五州中排名第一。其中,有差不多一半的居民并非出生于此地。走在这座城市的街头,你会看到许多斯拉夫或日耳曼式的面孔,仿佛漫步在中欧某座大城市,而非大西洋西南岸的拉美都会。

库里奇巴的另外一个特点就是教科书般的城市规划。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首次评选的“世界宜居城市”名录中,库里奇巴与温哥华、巴黎、罗马、悉尼并列,成为了唯一入选的发展中国家城市。而在美国读者文摘杂志的调查中,库里奇巴也入选了全拉丁美洲最适宜人类居住的大型城市。其实在上世纪的七十年代,库里奇巴和巴西大多数城市一样,面临严重的人口拥挤、贫穷、失业、环境污染等社会及环境问题。但是在巴西著名城市规划专家贾米-勒纳接任市长之后,库里奇巴传奇性地实现了飞跃,发展成了全巴西最整洁、有序而又富有现代感的城市。顺带一提,建设城市快速公交系统的创意正是来自库里奇巴的城市规划团队,如今北京、广州等地的筒子们应该已经感受过了这种设计所带来的便利。

井井有条的城市中心区

同城双子星——库里奇巴FC与巴拉纳竞技

当地球队库里奇巴FC的进球纪录保持者叫杜伊利奥-迪亚斯,他1954-1964年期间为球队打进了总计202个进球。现役球员方面,这里曾经为欧洲顶级豪门贡献过两位出色的边后卫:拜仁的拉菲尼亚和巴萨的阿德里亚诺。除此之外,前巴西国脚阿莱士也是在这里闯出名气的。球队在九十年代初曾经一度成为巴西足坛的劲旅,这段短暂的辉煌也为他们赢得了“飓风”的外号。值得一提的是,鲁能主帅库卡不仅出生在库里奇巴,而且还曾在2005年短暂执教于库里奇巴FC。

库里奇巴的队徽

拉菲尼亚在此成名

不过,尽管库里奇巴FC曾经为里约州和圣保罗州的大球队输送过不少优质的球员,但在全世界范围内,球迷们大概对他们的同城死敌巴拉纳竞技更加熟悉。作为巴西足坛的传统劲旅之一,巴拉纳竞技在九十年代曾一度沉沦次级联赛,不过在本世纪初,他们实现了复兴,勇夺2001年巴甲冠军,而且打进了2005年的解放者杯决赛。出自这里的球员当中,目前名气最大的应该就是曼联的瓦伦西亚了。而另一位与曼联产生过联系的巴拉纳人则是前巴西国脚克莱伯森,看来这两家俱乐部之间的关系还算不错。

除此之外,曾一度所向披靡的”国王“阿德里亚诺在这里尝试过复出,而另一位我们的老熟人——克莱奥则在上星期刚刚宣布转会来投。

昔日的国王已经被巴拉纳竞技解约

经过了不如意的亚洲之旅后,克莱奥叶落归根

拜亚达球场

拜亚达球场是巴拉纳竞技的主场,也是巴西最古老的球场之一。早在1914年,这座原先改建自军需面粉仓库的球场就投入使用了。到了上世纪七十年代,老球场被废弃,一直到1984年才开始翻修工程。到了1997年,政府终于决心拆除球场,在原址附近重新建立了一座新球场。到了1999年,球场正式建成并投入使用,作为庆祝,巴拉纳竞技与到访的巴拉圭球队波特诺山丘举行了一场友谊赛。从此之后,这里就成为了巴拉纳竞技的新主场。

这座球场曾一度以赞助商京瓷株式会社的名字命名,不过在2008年,赞助合同到期,于是便将名字更换回了传统的“Baixada(低地)”。从2013年起,为了应付承办世界杯的要求,拜亚达球场开始了扩容工程,计划将球场容量从原有的28000人提升到43000人。但去年十月,在安全检查中,FIFA的巡查小组发现这座球场的安全隐患极其严重,勒令其停工。而库里奇巴也因此差点失去世界杯的承办资格。据称球场至今仍未交付使用,这不由得让人对即将在此举办的四场世界杯小组赛忧虑重重。

球场设计效果图

球场内景

第三站——阿雷格里港

阿雷格里港:高乔人的巴西故乡

作为巴西最靠南的大城市,阿雷格里港不仅是南里奥格兰州的首府、巴西南部的工业中心,而且也是联通作为巴西最发达的圣保罗-萨尔瓦多东南沿海城市带与乌拉圭、阿根廷之间的中转站。三国之间的贸易往来,往往需要经由这里进行转运。

与库里奇巴类似,上世纪五十年代前后,也有大批来自欧洲的移民定居于此。不过至今为止,高乔人还是这里的主要民族。“高乔”的原意与牛仔相近,这个西班牙早期殖民者与印第安人融合后产生的民族生长在马背上,驰骋在潘帕斯、格兰查科和巴塔哥尼亚的草原上。饮马黛茶、啖石板烤肉,这些阿根廷和乌拉圭人最爱的事物,同样也是阿雷格里港的一景。

阿雷格里港风情

除了高乔风情,这座城市还有两个格外引人注意的地方。首先是大家喜闻乐见的吉赛尔-邦辰,这位倾倒世界的尤物正是出身自在距离阿雷格里港两百多公里、靠近乌拉圭的奥莉松提娜市。另外,这里还是南极游览路线的重要中转站。许多游客在这里的小萨尔加多国际机场转机,前往德雷克海峡畔的乌斯怀亚。

吉赛尔·邦辰

说到阿雷格里港,未必所有人都知道。但说到这座城市的两家豪门:巴西国际和格雷米奥,恐怕在足球界就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两队各自手握两座解放者杯,这足以说明他们在南美乃至世界的地位吗?恐怕还不够,得加上这一长串名字:塔法雷尔、卢西奥、邓加、法尔考、埃莫森、埃德蒙多、帕托……以及斯科拉里和小罗。小罗刚出道的时候同样也叫“罗纳尔多”。在他崭露头角之后,为了区分他和当时如日中天的肥罗,除了我们都很熟悉的罗纳尔迪尼奥之外,他还有另一个绰号“Gaucho”——高乔人。这正是为了让人们记住他来自南里奥格兰州、来自阿雷格里港所取的名字。也正是在这座城市的格雷米奥,他开始被世界所认识,成为了一颗冉冉升起的明星。

想当年,初出茅庐,唯有哨牙如鼓

除了球员,阿雷格里港的球队连续向巴西国家队输送了两任教练:梅内塞斯和斯科拉里。梅内塞斯在05-07年曾执教于格雷米奥,而斯科拉里则是两度入主格雷米奥,在第二段任期内,他带领着格雷米奥夺得了95年的解放者杯,一举奠定了自己巴西国内顶级名帅的地位。

大菲尔同样在格雷米奥起航

河岸球场

作为国际队的主场,河岸球场是承办世界杯的12座球场中唯一一座建在水域边的球场,狭长的瓜伊亚湖经此而过。与此同时,它可能也是这些球场当中出身最“显赫”的一座——它是由葡萄牙传奇建筑师何塞-皮涅罗博达所设计的,所以球场的官方名称事实上是叫何塞-皮涅罗博达球场。而在球场的揭幕战上,被请来与国际队过招的则是当时的欧洲冠军本菲卡。最后主队以1-0战胜了来访的客队。

经过近五十年的使用,球场几经扩容翻新,最终成为了巴西南部省份中最大的一座球场。为了承办世界杯,球场从去年起开始再次动工翻新,但期间几度因拖欠工程款而被叫停,差点就导致阿雷格里港失去世界杯的承办权。幸亏今年二月,球场终于完成了施工,巴西总统为此亲自出席了竣工仪式。可见这一出有多让人提心吊胆。

设计效果图

球场内景

第四站——库亚巴

库亚巴:南美之心,雨林大门库亚巴是马托-格罗索州的首府,同时也是巴西中西部的最大城市。从地图上看,马托-格罗索州位于整个南美的地理中心。在库亚巴市区内,以及位于库亚巴远郊的吉马良斯台分别有一个地理标识碑,两者划出的直线刚好将南美分为两半,以东地区更靠近大西洋,反之则距离太平洋更近。

库亚巴在南美版图上的位置

如果把库亚巴比作南美的心脏,那么为它打通血管的就是18世纪初兴起的淘金潮。当时,巴拉圭河上游发现了储量丰富的金矿,淘金者押运着作为苦力的黑奴纷至芸来,为此地带来了生机与活力。到了19世纪中,库亚巴已经成为了一座颇具规模的内陆城市,而欧洲移民、黑奴与当地印第安人的文化也因此交融汇通,使其与巴拉圭首都亚松森一道,成为了南美中部风情的代表城市。

库亚巴街景

对于旅游者而言,库亚巴是一个理想的目的地。一方面,它跟库里奇巴一南一北,包夹着广袤的巴西畜牧州。不用说,牛仔文化在这里十分流行,而牛仔帽和马刺当然是最好的手信。而当地发达的亚热带农牧业,也为美食和手工艺的发展提供了良好的土壤。另一方面,它也是亚马逊森林游的前哨站。在深入亚马逊森林之前,大批冒险者选择在这里进行调整休息,然后顺着长达六百多公里的巴拉圭河河道,深入雨林深处的班达瑙大沼泽。库亚巴城区内同样河道发达,乘船环游市区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库亚巴河景

顺带一提,由于远离大海,比起其它主办城市,库亚巴的旱季算得上是非常干燥的。加上全巴西首屈一指的平均气温(动辄突破40度大关),不管是参加比赛的球员,还是前往观赛的游客,防暑保湿的准备还是做充分一点比较好。

马托-格罗索:绿洲之中真的有荒漠吗?

库亚巴是一座风景如画的魅力城市,但说到职业足球,也许它就只能称得上是巴西这座足球绿洲中的荒漠了。这座城市没有任何一家能够常年停留在巴甲的球队。从1943年起,当地“豪门”EC米斯克图一共赢得了24次州冠军,但是在巴甲的最佳排名也只不过是1985年的第14名,另外还在1976年赢得过一次“Copa Centro-Oeste(中西部锦标赛)”的冠军。

每逢比赛日,大批狂热的球迷会将球场染成属于米斯克图的黑白两色

由于人口的原因(整个州的总人口不到三百万人),不光是库亚巴,整个马托-格罗索州走出来的球星也乏善可陈。如果不算曾短暂执教于此的前陕西国力老帅卡洛斯,在我们熟悉的球员、教练当中,也许只有现效力于利物浦的卢卡斯与这里的关系最为密切——他出生在南马托-格罗索州的小镇多拉杜斯,与库亚巴大概有六百多公里的直线距离。他在2007年从格雷米奥转会利物浦,从此成为了俱乐部和国家队的中坚力量。但无论是对于总面积与法国相仿的巴西中西大区三州,还是星光璀璨的巴西足球来说,一个卢卡斯肯定是远远不够的。

不过,就像绿洲中不可能出现真正的荒漠一样,足球依然是库亚巴人的最爱。前面提到的当地小球会,每逢比赛日的场面绝不比圣保罗、里约的豪门逊色。随着中巴两国的商贸往来日益频繁,库亚巴当地也建立了不少中资工厂。据说华商在当地招揽工人的秘诀就是——在厂里建一片设施齐全的球场。由此可见,无论是在巴西的哪个角落,足球都是最畅通无阻的语言。

陷入泥潭的潘塔纳尔

与库亚巴这座城市一样,潘塔纳尔球场也是从一片白地之中拔地而起的全新场馆。2009年,库亚巴在正式获得世界杯比赛举办资格之后,当地政府开始着手动工兴建这座球场。在世界杯结束后,当地的两家俱乐部EC米克斯图和EC库亚巴也将搬离建成于1973年的Verd?o 球场,把潘塔纳尔座位自己的新家。并且趁着世界杯的东风,扩大马托-格罗索州乃至整个巴西西部足球的影响力。但是,事情真的能如同设想般理想吗?

潘塔纳尔设计图

理论上说,负责承办世界杯赛事的潘塔纳尔体育场应该在今年年初完工,不过即便是现在,竣工仪式看起来似乎依然遥遥无期。这个月初,一位工人在施工中意外身亡,球场不得不再次停工整改,各项测试、筹备工作的日程也只能一推再推。从谷歌的卫星图上,我们可以看到场馆周围的道路建设依然正在进行中,红泥黄沙围绕着尚未贴好外墙的场馆。至于球场内部……Alright,即将在此出赛的八支球队,祝你们好运。

总而言之,潘塔纳尔的建设进度如同它的名字(Pantanal,葡语意为“沼泽”)一般,陷入了泥潭。目前在巴西国内,结合缺乏足球传统、距离其它比赛承办城市过远等问题,对库亚巴是否有资格承办世界杯赛事的争议也已经喧嚣尘上。说真的,离世界杯开幕只剩三个星期了,巴西人你们现在才着急真的好吗……

说点儿好的事情吧。加上临时装设的5000个座位,这座球场的容积为43000人。而停车位却是奢侈到过分的15000个。嗯,如果你开着车前往球场,应该不用为了找车位而发愁。

仍未竣工的球场引人担忧

第五站——玛瑙斯

雨林中的工商业重镇

玛瑙斯是亚马逊州的首府。跟很多人想象的不太一样,这座建立在雨林中的城市,绝非是一个原生态的雨林小镇,大街上也不会随便出现什么蛇蝎虎豹来跟人类做个自然之吻。玛瑙斯实实在在地是依托着工商业发展起来的城市。在二十世纪上半叶,当时的巴西政府还秉持着近乎闭关锁国的贸易壁垒政策,规定所有能在国内找到替代品的商品一律禁止进口。而玛瑙斯就类似于鸦片战争前的广州,是偌大一个国家当中唯一的自由贸易港。其实玛瑙斯的建城就跟工商业脱不开干系。十九世纪初,巴西人开始大规模在雨林中从事橡胶种植,而玛瑙斯就顺理成章地成为了橡胶的加工地与集散地。到了二十世纪下半叶,尽管巴西逐渐开始开放进口,但玛瑙斯还是凭借着一系列的优惠措施,如建立自由贸易区(包括农牧、免税商业和工业),成为了巴西主要的工业中心之一,包括西门子在内的诸多知名企业在此投资设厂。迄今为止,巴西全国还有98%的电视是由这里出产的。

玛瑙斯全景一瞥

当然,被雨林环伺的玛瑙斯肯定不会缺乏独特的美景。作为巴西游的重要去处之一,玛瑙斯最知名的景点应该就是黑河(亚马逊河最大的支流)和索里芒斯河(即亚马孙河干流)的交汇处。从上游而来的植物腐质把整条黑河染成了浓咖啡的颜色。它在玛瑙斯附近与泥沙俱下的亚马逊河干流交汇,黑水浊流在广阔的河道上并行不悖。而如果用黑河水泡茶,不光能清热降火,甚至据说还有滋阴壮阳的功效……

俯瞰两河并流的景色

除了黑河之外,市内的主要景点还有海关大楼、印第安人博物馆、黑河文化宫、各种动植物园和教堂。其中每份旅游指南必提的海关大楼,据说每片砖瓦都是从英国进口的。不过最让人感兴趣的地方也许是兴建于十九世纪的亚马逊剧场。英国女作家伊娃-伊博顿写过两本关于此地的小说——《 Journey to the River Sea》和《A Company of Swans》。在号称“十九世纪最浮华的城镇”玛瑙斯,富丽堂皇的歌剧院与亚马逊的辽远荒蛮之间形成了强烈的对比,文明与自然之间的张力赋予其无限的想象空间。

亚马逊剧场

柔道高于足球?

作为亚马逊州乃至整个巴西北部的中心城市,玛瑙斯的职业足球确实也是称霸一方的存在。当地的四家球队几乎垄断了所有的州联赛和北部大区联赛冠军。其中成立于1913年的玛瑙斯民族队曾在上世纪七十至九十年代长期雄踞巴甲,并且与同样成立于1913年的黑河队共享当地历史最悠久的球队称号。不过成立于40年代的后起之秀民族快速队同样不容小觑,他们位列玛瑙斯民族之下,是整个巴西北部地区的第二大球队。至于圣雷蒙多体育会,虽然在2006年就从巴西冠军联赛(巴乙)一路降级,但他们保持着玛瑙斯球队唯一的洲级赛事出赛纪录——参加了1997年的南美协会杯(Copa CONMEBOL,一项在90年代举办过7届的赛事)。对于玛瑙斯足球来说,走出雨林对他们来说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了。毕竟巴西柔术才是令玛瑙斯最具盛名的体育项目,关注UFC的筒子应该对以巴勃罗-加尔萨为代表的玛瑙斯格斗家印象深刻。

不过这里也并非没有走出过球星,意甲的资深球迷应该对后腰弗朗西斯科-利马-日尔维尼奥有点印象。这位来自玛瑙斯的黑人后腰曾先后效力于罗马、博洛尼亚和布雷西亚,在01年随罗马一同夺得意大利杯应该是他职业生涯最高光的时刻。2010年他叶落归根,回到了玛瑙斯,先后辗转于玛瑙斯民族、民族快速与圣雷蒙多体育。

罗马时期的利马(图右)

顺带一提,玛瑙斯的足球也不是没出过震惊世界的新闻,只不过嘛……十年前,在一场当地的职业比赛中,有一位名叫卡洛斯-若泽-菲格拉-费罗的裁判在场上公然掏出一条鲜红的情趣内裤,将犯规球员罚出场外。根据事后解释,这条全新的内裤是他为16岁的女儿购买的。而他的妻子在听到这个理由之后非常感动,随后便向这位关心女儿的好父亲递上了一份离婚协议。而好事的媒体也没放过这个展示恶趣味的机会。这大概是玛瑙斯足球最受人关注的时候吧。

亚马逊体育场:百万美金的夜景,还是最奢侈的监狱?

亚马逊体育场进入公众视野的契机,大概还要感谢英格兰队主帅霍奇森。英格兰与意大利即将在这座球场进行他们的首场小组赛,而霍太公则抱怨这里不光天气湿热,而且距离英格兰国家队位于里约附近的驻地实在太太太太太太太特么远了。虽然仔细一看,对我们来说也就是从上海跑趟兰州的距离,但你得理解,对欧洲人民来说,跑趟十来个经纬度的对角线去踢比赛得是多大的事儿啊……

跟其它大部分球场一样,工期始于2010年的亚马逊体育场,没能准时在2013年底完工。不过上个月,这座球场终于交付测试使用了。平心而论,对于交通不便、以航运为主的玛瑙斯来说,这座球场的建设状况至少看上去一切正常,这已经很不容易了。球场本身能容纳46000人,而在球场的附属设施当中,居然还包括了一家游乐场!从外景照片上看,在雨林的夜幕下,球场顶盖与摩天轮交相照映,相信长途跋涉前往那里的球迷应该不会错过这种百万美金级别的夜景。

球场夜景

话说回来,耗资超过两亿美金的亚马逊体育场对玛瑙斯人民来说恐怕有点过于奢侈了,毕竟这里并没有发达的职业足球。当地政府承诺在四场小组赛过后,会充分利用这座全自然动力的环保体育场,将这里改建为玛瑙斯的文化中心,举办音乐会、展览等活动。不过此前也曾传出过这座球场将被改建为监狱的消息。设想一下,价值数千万美元的高科技设施被用来关押犯人……大赛之后的场馆使用规划,对许多国家来说也许都是应该好好反思的问题。

第六站——巴西利亚 

巴西利亚:未来已至

众所周知,上世纪六十年代,为了改善人口过度集中于东南沿海地区的状况,促进内陆地区的发展,巴西决定将行政首都迁往大陆腹地,因此建立了巴西利亚。这是建立于二十世纪的城市中最恢弘的一座,同时也是唯一一座位列联合国人文遗产名录的未来之城。作为一座人为规划而非自然形成的都市,巴西利亚注定不同于其它的超级都市。俯瞰整个城区,井井有条的功能区划分,使人感受到了其规划者的理性严谨。拉美城市当中最高的人类发展水平和人均GDP,则说明了它的富饶繁盛。

巴西利亚夜景俯瞰

在巴西内陆筑城并迁都于此的计划,最早始于十九世纪中叶的帝国时期。当时在位的佩德罗一世本想听取他的私人顾问何塞伯尼-法乔的意见,在巴西版图的地理中心点建造新的都城,可惜最终因为资金匮乏和国会动荡而作罢。到了上世纪五十年代,时任总统的儒塞利诺-库比契克下定决心实现这个计划,他挑选了自己的朋友,当时尚未发迹的卢西奥-科斯塔负责整座城市的规划建造。这位设计师把城市的形状确定为一个不规则的十字架状,在他看来,这个图形代表着通向未来的飞机——头部是市政设施的所在地的三权广场,东西朝向的机身前半部是联邦政府各部办公楼,后半部是巴西利亚市政府办公楼和体育场馆。南北两翼的交界处是商业购物中心,向外延伸的两侧则是鳞次栉比的住宅楼。

巴西利亚的市政设施建筑大多出自传奇设计师奥斯卡-尼迈尔之手。经过他充满了理想主义,同时也是不计成本的设计方案下,巴西利亚的建筑风格充满了科幻色彩。比如巴西利亚大教堂就摒弃了传统的欧式天主教堂风格的高尖屋顶,而是以十六根抛物线状的支柱直通教堂穹顶,其间以彩色玻璃覆盖。而国会大厦则设计成了代表”Human”的H形、外交部以象征大海的水域环绕……类似的创意在巴西利亚的建筑中俯拾皆是。走在这里,如同置身于提前到来的未来之中。


巴西利亚大教堂


国会大厦

上一期有用户推荐的的一个转自stage1的帖子,里面对巴西利亚的全景及其建造过程有更全面详细的介绍。欢迎移步前往阅读。

至少不是足球王国的首都

跟其它中西部、北部城市一样,巴西利亚的职业足球同样有待发展。当地的几支职业队大部分成立于上世纪90年代之后,资格最老的巴西利亚人也不过是70年代建立的而已。比起动辄百年豪门的东南地区,这里的足球队跟这座城市一样,都有点太连清了,参加巴甲的次数合计起来用两只手也能数得一清二楚。目前,这些球队大部分在第三、四级联赛征战,他们的未来似乎仍未到来。

同样的,从这里走出的大部分球员也有点拿不上台面。只不过,唯一的例外却又有点过于震撼了。1982年,里卡多-伊泽克森-多斯桑托斯-莱特在巴西利亚的卫星城伽玛的一个工程师家庭出生。小时候,他口齿不清的弟弟迪冈总是发不清楚“里卡多”的音节,索性把他叫做“卡卡”,而这个外号也伴随着他的身影,走向了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卡卡是巴西利亚人里的异类?

考虑到巴西球星大部分出身贫寒,人均GDP三万美元的巴西利亚很难走出球星也就见怪不怪了。也许那些如卡卡一样有天赋的巴西利亚年轻人,早就已经打上领带出入于各种政府机构、银行和律所。若非卡卡的父亲恰好是圣保罗的投资人,也许卡卡也不会从八岁起就成为这支球队的一员。也正因如此,这届世界杯对于巴西利亚而言具有特殊的意义。毕竟,作为足球王国的首都,这里不应该缺少足球留下的烙印。

马内-加林查球场:建筑之城的又一杰作

在去年之前,巴西利亚最大的足球场是落成于1974年的马内-加林查球场。去年,在旧球场的原址上,巴西利亚兴建了一座全新的大球场,座位数量将从原有的四万多席扩充到73000席,成为全巴西除马拉卡纳之外最大的体育场。而新球场的名称也依旧沿用了这个来自巴西传奇边锋的旧名。到目前为止,球场施工还有部分收尾部分没有完成,不过上星期来此巡查的国际足联秘书长瓦尔特还是对赛事筹备状况表示了满意。考虑到去年这里就已经承办过碧昂丝、Aerosmith和白蛇的演唱会,我们应该不需要为这座球场的工程进度表示担心。毕竟这是巴西利亚这座建筑之城的杰作嘛。

加林查球场全景

只不过,跟巴西利亚的很多著名建筑一样,除了庞大的规模、富有现代感的设计和先进的设施,巴西利亚国家体育场的建设开支同样超额严重。如今,这座球场的总造价已突破六亿美元的大关,超出原有预算一倍之多。这当然引起了纳税人的不满,在上个月,抗议民众甚至冲进了承建球场的公司,冲突造成了35人受伤。

巴西利亚的抗议民众

当然,整座球场造价如此高昂,也并非是全无缘由的。被288根圆柱所包围的球场配备了能够最大限度地利用自然资源的生态系统。球场顶棚的雨水回收装置、周边安装的太阳能光伏板,这些设施不仅能够完全满足球场本身的需求,而且还能够为周边近2000户住宅提供日常生活所需的能源。正因如此,它才成为了全世界第一座得到能源与环境最高评级的足球场。除了环保设施,球场在其它方面的设计也令人称道。高倾斜度的看台设计和与球场的超近距离(第一排距离边线只有七米远)为观众提供了良好的观赛体验。而球场的周边设施除了一般的商铺之外,还包括一个以纪念加林查为主题的大型博物馆。撇开场外的纷纷扰扰,至少来到这里的游客应该不会对巴西利亚这座城市,还有加林查球场感到失望。

观众席上的视野非常开阔

赞 (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