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八方
当前位置:聚八方 > 聚资讯 > 新闻 > 正文

中国女留学生在苹果专卖店被铐扣6小时,引发轩然大波

一位中国女留学生上周六(2014年9月6日)在Apple Store(苹果专卖店)购物时,因自身的一些无意识举动被苹果店的保安认定为小偷,被当贼铐上手铐而深感羞辱。

女学生被双手反铐锁在苹果店经理办公室之内,在之后近6个小时中,该女生据信不能与友人通话、不能找律师、不能上厕所、也没有进食,饿得胃部痉挛而疼痛难忍,直到警员到达才获释。

警员事后只票控她“在他人物业上有被有被禁止的行为”及“擅闯他人物业”的民事罪,而非涉及刑事的偷窃。

女学生现已委托律师向苹果(加拿大)公司去信,要求对方作出正式道歉。这位英文名叫“七”(Seven)的中国留学生斩钉截铁地说,“我就要他们苹果店和那个保安的道歉,这个最重要。即使他们愿意和解,甚至给予经济补偿,但没有道歉的话,我还是不接受。”


小“七”接到的告票。


小“七”被铐上手铐后的手腕,事后均留下红痕。(照片由小“七”提供)


小“七”被铐上手铐后的手腕。(照片由小“七”提供)


小“七”当天就是这身打扮,还背着这个背包去苹果手机店,结果被扣留6个钟。(明报记者摄)


小“七”反背双手,模仿当日被反铐6小时的样子,过后几天手腕都感到疼痛。(明报记者摄)

昨日下午小“七”在奥克维尔向记者们说,事情发生在上周六下午,她当时和两位刚刚来到加拿大的男室友去密市Square One商场的苹果专卖店,因为那两位同伴想要购买苹果手机的外壳。两人觉得专卖店的价格太贵于是离开,在小“七”陪同去车站,然后小“七”又回到苹果店打算仔细挑选一些自己需要的东西。

小“七”挑中一副Beats耳机和一个运动手环,她把这两个货品放在自己的Ipad平板电脑上,试图找苹果店员咨询一些情况,但周六的下午苹果店的生意十分的好,所有的店员都忙得没空去招呼小“七”。她于是拿起自己的手机想打电话。

“因为店内的手机信号不好,我就顺着墙壁到处找信号较强的地方,不知不觉就走到苹果店的门口。突然就有一个黑衣黑裤的男人把我推到门口外,说他自己是保安,说我被捕了。我慌乱之下,就被他反背双手用手铐铐起来,被他带进苹果店的经理办公室。”

据小“七”称,当时苹果店内外许许多多的人就这么盯着她,都以为她是小偷。“我没偷东西,但被这样对待,让我感到很羞辱。”

来加拿大已有四五年的小“七”英语良好,她当时问保安为什么要抓她?保安称她试图用Ipad平板电脑遮挡,把那两件货品偷带出去,而且已经走到苹果店门外。

昨日下午小“七”说,“那两件东西就摆在平板电脑上,怎么能叫遮盖?至于有没有走到门外,我当时真没注意到,只顾打手机了。”

而在当时,保安并没有听小“七”的辩解,而且一进办公室,保安就拍着小七外套的两侧口袋,质问她里面藏有什么东西,小“七”回答称是信用卡。保安把信用卡掏出来之后,就拿去一旁记下上面的资料。

保安向小“七”声称,她已经被逮捕,可以打电话找律师,如果没有律师,苹果店会提供律师。小“七”当即要求找律师,保安问小“七”是否有自己的律师,小“七”反问“你们不是提供律师么?”保安回答,那也要等警察来之后。

6小时内不准去厕所

保安先后打过3次电话向警方报告,而从3时30分小“七”被锁进经理办公室开始,直到9时20左右才有警员到来。而在这近6个小时的时间内,小“七”多次哀求上厕所,都被保安拒绝,直到警员快要到来之前才获准去洗手间。

“最惨的是我早上就没吃东西,一天未进食,到7时多的时候,肚子饿得开始痉挛,疼得我缩在那里,几乎要哭了。而那时办公室内还有3个苹果店的职员,他们都不理睬我,而那保安还说,不用在意。”

不但不能上厕所,当小“七”的友人打电话来时,先是被那名保安挂断,后来那保安干脆就把手机关掉。对于小“七”要上洗手间和找律师的要求,那保安起初还以等警察到来为由拒绝,后来干脆就不理不睬。

小“七”曾经问过那保安,如果看见有客人未付款就带货品走出店门,是否一概当做小偷,还是说先要求对方付款?据称那保安回答,他只管抓贼,其它的他不管。

警察到来后,向保安做了简单的问话,并没有调看检控录影,就带着小「七」上警车去做盘问。此时警察已经把被反铐了6个小时的小「七」解铐,让她双手放到面前再给她铐上。

小「七」说﹕「我被带出苹果店穿过商场时,想把手缩起来怕人家看见我戴着手铐,那警员看见之后,还好心地把我的外套递给我,让我自己来遮盖。我赶紧谢谢那警员。」

警察查询了数据库之后,发现小「七」并没有犯罪纪录,于是就给她开了一张告票,检控她违反了省府的治安条例,罪名是「在他人物业上有被禁止的行为」 (Engage in Prohibited Activity on Premises)「擅闯他人物业」(Trespass to Property Act),罚金是65元。

警员开出告票之后,告诫她不要再去那间苹果店,然后就放小「七」离开。

小「七」回到学校后向校方求助,学校的律师建议她去法院走司法程序,查清楚事情的经过,同时告诉小「七」,这张告票上的检控并非刑事控罪。

据小「七」称,一位愿意免费帮助她的律师辛格(Darrl Singer)表示,那名保安既没有穿制服,也没有身分识别标志,而且在扣押小「七」的过程中,无视被扣押者的基本需求。他会代表小「七」向苹果(加拿大)公司投诉,要求对方赔礼道歉。如果苹果公司拒绝道歉,那位律师就会和苹果公司打官司,并索取经济赔偿。

小「七」表示,这次的经历让她不能忍受这样的委屈。「我英语算不错的,都还被这样的粗暴对待。那些英语差的,像我那两位新室友,因为那保安声称他们也是想偷东西的。如果他们被保安抓住,语言不通,还要受到怎样的折磨?」

她还表示,因为那名保安不给她打电话,让她的友人以为她无故失踪。「我在这里无亲无故,没有人知道我的去向,我觉得很害怕。」

向苹果公司发律师信促道歉

事发当时,事主小七手里拿着两件未付款的商品,据称是为了寻找更好的手机信号而走到苹果专卖店的门口位置,然后被监视她许久的一名保安认定为试图偷带货品离开,因此被保安逮捕,随后被禁锢6个小时,直到警察来到才获释。

律师辛格义助中国女留学生向苹果(加拿大)公司讨公道。(受访者提供)

免费为这个中国名叫小七(Seven)的女留学生代理法律事务的律师辛格(Darrl Singer)昨天表示,那名逮捕小七的保安做错了好几样事情。

“我们先不说他是否有权力逮捕我的当事人小七(Seven),就算我们假设他当时有权拘人,有理由去拘人,但实际上警察到来之后,并没有对小七作出刑事控罪,对我来说,拘人的方式没有太大的问题,而是拘人之后所发生的事情有问题。”

辛格指,小七被戴上手铐,并被带进经理办公室,然后被双手反铐6个小时,这是第一个问题,也是最主要的问题。

“许多人以为,保安就像警察一样,可以随意的拘人。不对,不对,不对,一个像我这样的普通人看见你偷东西时想来拘你,这个时候我所具有的权力,和保安所具有的权力是同样的。”

“假设你离开我办公室时拿走了我的电脑,我追出去对你说,我正在行使公民逮捕权,我要留住你,把你带回办公室并且叫警察过来。”

根据辛格的讲解,如果聘用保安的雇主给保安装备了手铐,他们在拘人时可以使用,但这只是在有必要的情况下,而且是在需要武力的时候。

“但当时小七顺从地接受逮捕,实际上她当时又惊又怕,任何一个有理性的人,都不会认为她对那名保安构成威胁,或者可能要逃跑。但她仍被反铐了6个小时,这是其一。”

拒治肚痛禁上洗手间不对

“其二,她被反铐的这段时间,没有获准去洗手间,而且她还说明自己肚子疼痛,需要医疗救治,仍不被理睬。保安还拿走小七的手机,还把手机关掉,令小七的朋友因为无法联系到她而担忧,小七也不能打电话。但就算是警察逮捕了疑犯并带到警局,在5至10分钟之内,疑犯就可以使用电话。”

辛格指,那名保安竟然还拍打小七的口袋搜查,伸手到小七的衣服口袋内掏东西,一名男子对小七搜身,而不是苹果手机店的女性职员,这样的做法不可接受。

“警察搜查疑犯时,都一定会派出女警员来搜查女疑犯。就算一时找不到女警,我亲眼见过,男警官去搜查女疑犯,动作都会非常小心。而那名保安就那样明目张胆地对小七搜查,令她感到受辱。”

辛格认为,从多个层面来说,那名拒绝表露身分的便衣保安的行为已超出了公民逮捕权的权限。

“保安的行为准则是《私人保安调查法》(Private Security Investigative Act)。就算是持牌保安都要遵守这个法令,而那名保安的做法已经违法了。反铐双手6个钟、搜身的方式、不许上洗手间、不许饮水、不许打手机、都错了。前两者我认为是违反《刑事法》,是一种侵害(Assault),而且涉嫌武力禁锢。”

“然后就是前面所说的违反《保安法》,最后就是那保安还涉嫌故意的情感伤害,因为那个保安明知道这样长时间地铐起来是对小七的羞辱,他仍然继续。如果那个保安把手铐解开,允许小七用洗手间,那过后小七来向我求助,我都会说爱莫能助。但那保安的做法有明显的违法嫌疑。”

警方提醒:购物时的小动作可能触犯法例

多伦多警队何江良高级警长指出,市民或保安人员遇到现行犯时,可以有权拉人和扣留。一旦被拘留,即使并不落案检控,也必须等警察到场才可以释放。由于这类案件不是属于必须优先处理,有时或者要等数小时警员才会到场。

他说,保安人员基本上不可以搜身,除非有合理理由如是为了人身安全。被保安扣留期间是否可以上厕所,则牵涉到很多问题;包括被扣留人士有没有逃走的可能,厕所位置与被扣留的地点有相当距离,又或是否会毁灭证据。保安公司可能有指引,又或是保安人员要衡量个别情况。

可以拒绝打电话

加拿大人权法保障民众被警察拘捕后,有权接触律师。他说,警察不可能即时在街上让被捕者打电话。一般要返抵警局之后,才让被捕人士打电话。但保安人员或市民行使市民拘捕权后,没有责任提供这项权利。况且,在未知被扣留的人致电的对象时,基于人身安全可以拒绝打电话。市民日常购物时的一些小动作也可能触犯法例。他说,看见葡萄摘一粒试食看似无伤大雅;但除非是商户提供试食,否则已经是偷窃行为。

赞 (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