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八方
当前位置:聚八方 > 聚八方 > 正文

中国移民在加拿大种菜的故事

有人说新移民开始种菜是一种生活安定的体现,经历了适应、谋生、安家、立业之后,身心放松后才能有这样的种菜念头,因为种菜需要时间,更需要有那份儿心。为此《加拿大都市报》记者采访了几位都市里的“菜农”,请他们分享一下种菜心得。

林泽霖是一个经营茶叶生意的商人,出国前一直在城市生活,也没有种菜的经验和历史。来加拿大后依然在公寓居住,虽然有过想法但也没有种菜的条件。直到几年前搬到烈治文山市的一个成熟的社区,买下了有前后院独立屋,这才使种菜成为可能。2014年朋友给他一些种子,林泽霖就开始学着在后院种菜,现在已经在后院开辟了5块小田地,分别种不同种类的蔬果。第一次种菜的时候下种时机没把握好,以为4月份就是春天了呢,谁知4月种下后不久就被加拿大无情的天气冻死了,只好5月再种一批。

今年他就吸取教训,等5月份天气暖和稳定后才种,到了这7月份他已经收获了一波黄瓜、西葫芦等,像白菜、油菜之类的速生蔬菜,一个月就长成了。去年中的西红柿,有的种子散落在田里,今年也长成了“野生”西红柿,把白菜地也给占领了。他一个人完全无法消化这样的“高产”,黄瓜盛产的时候他甚至一天三顿都是黄瓜,实在多了他会拿菜去换邻居家树上的桃子。

表面上看在加拿大种菜挺容易的,事实上加拿大野生动物多,即便在城市里松鼠、野兔、狐狸、浣熊等也是蹿来蹿去,野果尝腻了就来偷家菜。林泽霖告诉记载,偷他家菜的主要是松鼠,因为周围有狐狸出没,所以野兔就很少出现,松鼠主要来偷吃他种的草莓、西红柿等。

林泽霖觉得种菜不用学,和有经验的人聊聊就行了,要在实践中学习。当然,种菜也不是撒下种子就完事那么简单,他深感种菜后多了很多事情,比如要除草、抓虫子、搭架子、还要搭防小动物的网。每天还要浇水,自从种了菜他发现水费高出了四分之一,如果单从经济的角度考虑,是有点得不偿失。

不过林泽霖觉得种菜还是给他带来不少乐趣,可以吃到最新鲜的、没有任何农药的蔬菜倒是其次。

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怡情,每天都有事做,每天都有事儿惦记着。没出苗担心是不是死了,除了苗担心不开花结果,结了果又担心被动物吃掉,而且很多时候还是只吃一半。其实还有一点他没说出来,以前林泽霖在朋友圈晒的都是去各种饭馆,晒各种菜肴。现在,他晒的是满眼绿色,全是自己种的蔬果。种菜给他带来了一种不同的生活方式,至少丰富了一些。

因地制宜种菜忙

湖南妹子高嘉慧的家是2013年买的新房子,等一切收拾停当之后,今年5月动了种菜的念头,不料下了种子才知道这新房子后面的地是无法直接种菜的。

高嘉慧是随父母移民加拿大的,毕业于多伦多大学语言学专业,一直倾心于养儿育女的小日子,但种菜却是为了即将到来的公公婆婆。高嘉慧在自家后院接受《加拿大都市报》记者的采访,原本种菜的土地已经被挖成一个个小坑,那些菜都转移到花盆里了。

高嘉慧表示,公公婆婆马上要来,想着给他们找一些事情作,于是小两口就着手开发后院,没有多想就挖开草皮种了下去。没想到种下去一个月非但没有绿油油一片茁壮成长,反而枯黄了许多。追查原因才发现,这草皮下面不仅仅有土壤,还有砖头石、块水、泥块、包装带、塑料绳、烂木块,简直是一个建筑垃圾填埋场。这样的“土壤”肥力不够,还可能把菜苗烧死。

这是新屋区的普遍问题,记者以前曾经到过许多新屋区,基本上看到建筑工人都是在上面覆层土就开始铺草皮,或者推平了就铺草皮,这对想种菜的人来说是一个坏消息。此外,新房屋还没有安装栅栏,因此显得风特别大,日晒也特别厉害。如果是坡地的话,不进行彻底改造会导致雨水堆积一处,水多了地下特别容易生虫,这些都是新屋菜农需要面对的挑战。

高嘉慧遇到这个问题之后,她最初的解决方案是买土,前前后后买了100多袋。虽说市政府有提供专门种地的免费土,但每次去拉都感到特别累,毕竟不是干农活出身的,家里的车也不是干活的。一定要找专门运土的公司才行,拉到家门前还要一点点往后运,这道工序一下子把她累住了也吓住了。后来才发现,后院的浮土都是胶泥,一下雨就全部粘在一起,不是那种松软的土壤,除非全部换完才行。

于是从7月份她开始考虑移植菜苗。她表示,以前不种东西觉得花盆之类的不值钱,谁知一问才知道每个看上去破破的瓦盆都要几十元,买几十个种菜好像有点过分。她就开始四处寻找替代物,终于在一家苗圃店找到不少只要3块钱的盆子,总算解决了大问题。她还总结了一些经验:小盆移大盆可以,大移小基本不行。沃尔玛的土在后院用很好,Home Depot卖的牛粪肥力壮,Costco的土适合盆栽菜等。

孩子在种菜中成长

目前高嘉慧种了十几种菜,足以满足全家四口的需要,同时也招来一些不速之客。

高嘉慧介绍说,这是一个新的居民区,因此还没有小动物过来安家,只有鸟来偷吃水果。她家的屋檐下已经有小鸟筑巢,经过观察还发现不仅是兔子不吃窝边草,自家的鸟也不吃自家的蔬果,而且外来的鸟也不吃种在前院的东西,专门到后面隐秘的果园偷食。

因此外来的飞鸟成了她和孩子最大的心腹之患,高嘉慧表示,刚开始种菜的时候老公比较抵触,觉得她天天也不收拾打扮,总是粗衣烂衫在打理菜园,不化妆不说还晒黑了。但后来发现家庭生活从此快乐许多,孩子们放学后最开心的事情就是帮着妈妈种花收拾菜园,看着小苗一天天长大,再长出果实,心情无比的愉悦。但是,眼看等了几个星期红了一点的草莓就被小鸟叼走,孩子们的心情是异常悲愤的。自从种了菜之后,她发现孩子们吃水果的时候一点也不浪费了,以前咬一口不想吃就扔掉,现在一定要吃干净,因为他们知道了果实一天才长一点,长这么大非常的不容易。

此外,孩子的中文水平也随之提高不少,知道很多中文菜名,也学会了种菜的一些术语等。在种菜过程中,种什么种哪里都是由孩子决定,比如会选一些有色彩的蔬果,而不是种那些大白菜之类的家常菜。这样做极大地提高了他们的参与程度,孩子们也愿意付出更多的时间和劳动。

首次种菜的高嘉慧经过一个夏天的劳作感慨颇深,她告诫那些准备种还没种的人,最好有个心理准备,因为后续工作远比想象的多。比如每次浇水至少半个小时,每天要检查生长状况、抓虫子、上肥、遇到问题还要上网查,四处寻找合适的用品等,几乎是个全职工作。至少需要家人的理解和支持,否则的话有可能成为家庭矛盾的导火索。

菜园外的收获

而那些拿惯笔杆子的文人们,即便拿起了锄头,收工后还是忘不了敲上几行字,分享一下种后感。传媒人何兆龙就是这样一个文人菜农,他的文字诙谐幽默,切入点独特,通古惯今,把再普通不过的种菜变得高大上起来。使得不少粉丝不知道是盼着收菜,还是等着他的感慨,让我们一起分享一下他的种后感吧,看看种个菜结出来的却远不止菜。

之一:百死一劫

“晒一晒我的菜园子。昨天半夜气候零下,打霜了,逃过一劫。俗话说百年树人,十年种树,一年种菜。都不容易啊。非战斗减员非常严重,晒死一批,浇死一批,身体素质差淘汰一批,又被动物啃死一批,死完就补死完就补,才有今天这个阵势。离收获还远着呢,加油。有苗的欢迎提供,可提成收成的30%。”

之二:空降偷菜

“菜友说,他种的菜被小动物全歼了,围了3尺高的网,都无济于事?怎么进来的?从栅栏上空降的?降下来吃饱了还能飞出去吗?谢天谢地,动物们对我还算手下留情,只啃过几棵江豆苗。看看我的菜园,长势喜人吧。今年我们三家菜友结伴去农场,每家拉回9袋马粪。他们一股脑全倒地里了,结果菜苗都长得芦柴棒似的,什么原因?土太肥了,这就叫欲速则不达啊。我一袋没放,反倒正好。姑妈说,嫩苗哪能经得住这等猛肥呢?得等它长大些了,发育需要了,再慢慢施肥,也不要把肥一股脑盖人家脸上,得有一点距离,让肥慢慢渗过去。哎呀,这哪只是种菜经啊,简直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心灵鸡汤啊!”

之三:绿丝出墙

“这几天雨水多,苗苗们撒丫子疯长,搭架子的竹竿都没来得及备齐,豆角已伸出了妙曼的长臂。赶紧随手插下几根,给她们找个临时丈夫,暂时靠一靠。昨晚插的,今早一看,妈啊,缠得那个紧哦,分都分不开。也有绿豆出墙的,把长腿绕到邻家男人身上去了,把她们教育了一番,都送回自己家去了。还真有不情愿的,把她们绕到自家男人身上,我一松手,噌一下就挣脱了,又往邻家男人身上凑。还有这棵,对自己的干瘪瘦男不敢兴趣,削尖脑袋去傍伟岸的篱笆墙。这棵离墙远,周围也没有别的竹竿,没了诱惑,一心一意,痴缠着自家的男人。还有几个意外之喜,当初撒了些红苋菜和Swiss Chard的种子,迟迟不见苗,以为已全部阵亡了,又种了别的菜,未曾想它们又顽强地从地里拱了出来。于我来说,等于突然冒出来一堆私生子,哪里再去找地方安顿他们呢?还有惊喜啊,黄瓜和西红柿都开花了,马上就要结果果了,作为一个菜农,这一刻和等待一个小生命降生一样隆重。”

 

赞 (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