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八方
当前位置:聚八方 > 聚资讯 > 新闻 > 正文

今天贾斯汀终于来了:哈珀应否说再见?

联邦自由党上周六(4月6日)党领竞选大会,全场焦点集中于贾斯汀‧杜鲁多(Justin Trudeau)身上,虽然他备受质疑的批评有两大点:缺乏从政经验及倚靠父荫。

这两项批评虽然都有道理,但不足以构成他当选新领袖的障碍,更不会影响 2015年他问鼎联邦总理宝座的机会。

如无意外,贾斯汀才是真正有力挑战总理哈珀的政治对手,而不会是国会正式反对党新民主党的党领唐民凯(Thomas Mulcair)。

我个人认为小杜鲁多的强顽对手总理哈珀,这个时候,需要考虑的,正是:退不退?什么时候退下来? 以连赢三次大选的辉煌纪录,荣誉地顺利地安排继任人接班?还是恋栈权位,再坐一会?假如大家相信民调的可靠性,哈珀大有机会败在他精神宿敌的儿子手下。哈珀从敌的政治野心和目标,来自势不两立的杜鲁多自由主义,他从政的主要动力,据说是要把杜鲁多对加拿大的遗毒清洗干净。他最大的考虑,会不会亲手屠龙?

保守党和自由党相比,形势和实力,目前依然强弱悬殊。保守党的强项,胜在竞选时无容置疑的杀敌能力,选举工程得心应手,财力人力充裕,可以清楚锁定支持者的身份,轻而易举地吸引他们出来投票,而杀伤力最大的,是攻击对手时凌厉的负面宣传:将头号对手的人格,无情地妖魔化,把敌人未来的希望,摧毁于萌芽阶级。自由党的迪安(Stephane Dion)和叶礼庭(Michael Ignatieff)都领教过哈珀的厉害。贾斯汀面对的,肯定是绝不手软的哈珀。

哈珀喜欢权力,信心满满。延续权位?引荐贤能?颇难取舍!

哈珀将要面对的难题是:抽身而退,留下最光彩的纪录,及早安排顺利的新领袖,交出权力,迎接下一届大选那场硬仗,因为贾斯汀的崛起,除了民望颷升,筹款吸金的能力也惊人地强劲。自由党组织的财政困境,已经难不倒他。

哈珀真的有退位让贤之心,宜早不宜迟。

假如他离任的决定,推延至明年,便可能太迟。加上新党领选举竞逐,又需要几个月时间,才足以令新人准备2015年的大选,建立形象和政绩 。想当年,保守党的前总理梅龙尼(Brian Mulroney) 到了第二届任期最后一年,才愿意交出棒子给下任领袖金宝(Kim Campbell),而她怱怱忙忙举行大选,结果一败涂地。考察保守党过去党领权力转移的做法,无论是1965年John Diefenbaker 选举败北,1980年Joe Clark锻羽而归,其后遗症见诸党内权力斗争不愉快的历史。哈珀真的想再坐一会,决心竞逐连任,最好在适当的时候,及早而又清楚地说出来,以免重蹈前人覆辙。

环顾今天,哈珀身边有潜力而有实力的接班人,保守党的右翼,有无处不在的康尼(Jason Kenny )和哈珀的知已心腹贝亚德(John Baird);政见中间而路线温和的人选,可以考虑在任的James Moore以及离巢的Jim Prentice。可惜他们四人的赢面,都不及哈珀高!

回头再看贾斯汀。他缺乏政绩的履历,的确成为各方针对目标 。

光从履历看:出身教师的贾斯汀做过滑雪教练和专业演讲者,2008年才踏入政坛。竞争对手和不少评论员,纷纷质疑他的政治资历浅,带领自由党可能力不从心,更何况治理国家?

须知道,贾斯汀的政治本钱,绝对不会是他的履历和经验,而是来自 一般加拿大政治人物罕见的那份慑人的压场感,那份充满感性的魅力,职业演员水平的自然演技,挥洒自如的双语能力,以及那份亲和而又容易共鸣的神袐力量。

先说阅历和经验。来 自联邦保守党的批评者,只要翻翻他们自己党领的历史,便不难发现哈珀2002年当选加拿大联盟 (Canadian Alliance)领袖时,年纪和今天贾斯汀相若,资历则更浅。哈珀虽拿到经济学硕士学位,但 未有过任何这方面的工作经验。哈珀当过联邦税务联盟(Canadian Federation of Tax Payers) 的召集人,这个组织人丁单薄。他上台执政前,在国会日子,也只有短短数年。如刻意把两人比较,不论社会资历和从 政经验,其实相差不远。

说到小杜鲁多靠父荫的批评,可能说对了一半。因为除名字外,父子所处时代不同、性格迥异;说到特点和作风,也是很不一样的两个政治人物。

如果进一步比较和分析,便会发现两者其实大有分别。老杜鲁多,是由上而下典型的老一辈领袖;小杜鲁多,是由下而上自然发展的新一代政治人物。老子出身时已是公共知识分子,政见和政策人所共知;小杜渐崭露头角时只是虚心聆听国民的草根型人物,政见和政策到今天还留在塑造阶段。手 法方面,父亲的语言感染力主要靠文字媒介发挥;儿子的沟通力尽显于社交媒体,每天上载微博的贴子,有16万粉丝追随;他的真正强项来自直接与人接触的小区 组织力。父亲狷介,儿子亲民,但个人魅力不相伯仲。父子信念虽同,演绎各异,从政之路、领袖风格,也因时代不同而不必相似。

况且,新一代的人,抛开老一辈从政者的包伏是好事,可以从新出发,从头再来。小杜鲁多身边助选重要人物,跟他老爹的谋臣和资政刻意疏离,将他们的影响力减至最低,希望一切重新开始,因为新一代相信,自由党的希望在贾斯汀,而贾斯汀是今天自由党东山再起唯一的希望。 

希望在人间。回顾自由党和保守党两雄相争的历史:1957年保守党的党领John Diefenbaker赢得历史性的胜利,国会议席265席取得208席,翌年自由党的Lester Pearson带领自由党重整旗鼓,1962年将保守党沦为少数政府,1963 年更取得执政宝座。贾斯汀的卖点,正是新人新希望。可以从谷底再爬起来。

希望,是政治情感最强大的源泉。贾斯汀个人蕴藏的希望正能量,不容低估!

今次自由党党领的选举代表,以及登记的支持者,他们投票的考虑,不是谁的政纲最具体、最清晰,而是谁给人最好的印象,谁给人带来最好的希望:个人的,家庭的、地方的,国家的愿景;更重要的,谁是带领自由党可以嬴得未来大选的唯一希望?最低限度,贾斯汀 短期内,己经重燃了复兴自由党的热切盼望!

赞 (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