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八方
当前位置:聚八方 > 聚资讯 > 移民 > 正文

加国华人移民的苦谁人知 绞尽脑汁受折磨

 

  移民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人生中非常重要的事情,它不仅仅是要抛弃我们熟悉并且习惯了的生活方式,更可能会改变我们今后要行走的道路。

 

  移民固然是有一定优势的,但在移民之前有没有做好心里准备?如果没有,那会如何对待今后自己人生的改变?一位移民加拿大的华人在华报分享了自己的移民生活,虽然文章很短,但是他被颠覆的毫无价值的移民生活,读起来颇有些让人可怜。以下为文章原文。

  来加之前,没有做好心理准备

  也许是我们原来的生活太安逸了,所以根本没有调整过来,才会出现现在的问题。

  我们生活在一个中小型城市,我太太原来在一所中学里面做行政工作,工作能力很强,校长很赏识她,她在学校的地位也高,虽然她的年纪也不大,可以说是前途无量。我是做技术工作的,工作稳定,收入在我们那个小城市算是很不错了,所以我们的生活一直是被别人羡慕的。

  那个时候,我们俩个人都很忙,我们的孩子一直是放在外婆家里照看,应该说,我们是没有尽责任的父母。我太太很注重形象和仪表,更因为是为人师表,所以她的言行和办事情都是很正统并且很得体的。她们学校的校长,一个资历很深的人,经常说我太太的办事风格和她很像。我想,我太太应该在学校里面说话举足轻重。

  其实那个时候,我们俩人都很知足。据说在国内有人做过一系列的统计,他们调查什么样的人心态最好最容易满足,最后得出的结果,就是这些中小城市里面有着还算体面工作的人群,我和我太太就在其中。

  想出国是我太太的决定。她学校里有一个英语老师,才25岁的漂亮小姑娘和一个已经50多岁的华侨结婚了。据说这个华侨对她挺好的,给她在国内买了大房子,让她的家人住着,还带她去了美国,也住大房子。她常和我太太联系,写信也好,电话也好,挺频繁。后来她又和她先生来到加拿大,和我太太说了什么我不清楚,但是从那以后,我太太就想来这边了。

  很巧,那几年是移民热,我周围的一些人也有去国外发展的。渐渐地,我们看到其他人在国外发展得很好,有些眼红。起初是有些舍不得放弃我们原有的平静生活,但是我太太是个想法很多的人,她不想世世代代都呆在这个小地方,她极力地劝说我。最后,她用儿子的前途来和我商量,终于打动了我。

  登陆之前的4个多月,我太太辞职在家专心学英文,她的这一决定很突然,把我都吓了一跳。她破釜沉舟,把我们的房子卖了,用她的话讲,就是要把自己处在绝境中。可是谁也没想到,她把自己和我们打入了谷底,却没有思想准备迎接它的黑暗。

  经过4年的加拿大生活,我只能说,当初我们对这个国家了解的太少了。虽然通过各种途径知道一些信息,也从朋友那里听到过这个国家的各种福利,可是我们忽略了一点,我们还年轻,还没到享受福利的时候。适合你的东西和方式可能就不适合他,在还没有找到工作也没有收入的情况下,风景再美丽,你都没心情去欣赏。我们俩个大人,没有做好思想准备,对将来考虑得也不多, “无业”这个词想都没想过,这只能说明是我们自己的原因,谁都不能怨。

  她无价值感,生活被颠覆

  我太太是个性格很强硬的人,也是个要强的人。当初她在家里学英文,一个单词一遍背不下来就背两遍,两遍不行就三遍或者更多,一直到她记忆深刻为止。我们刚来的时候,她也挺坚强的,并没有抱怨什么,而且省吃俭用,一直想存够一栋house的首期。说实话,我们原来的工资别说是拿到这边来比,就是和国内的一些大城市都不能比,我们的存款离住上房子还有一段距离呢!

  我太太也去工厂打过工,第一天的时候她不但没觉得累,反而还挺开心的,她说她是一个能吃苦耐劳的人,后来可就不行了,每天都抱怨。再后来工厂不景气,一下子lay off了很多人,她也回家了。那一次,她很生气,因为她觉得她做得很好,这么多的人都没让回家,怎么就让她走了呢?为这件事情,她闷闷不乐了很多天,她有点想不开,那时候已经是我们移民快一年了。

  后来她又去找工作,语言不行人家不要,没什么工作经历人家也不要,和自己原来专业相关的工作又找不到,她很是失落。与此同时,我却找到了专业工作,脱离了打工的日子,本来是想和她一起庆祝的,熬了这么久,多应该高兴呀,没想到却让她更沮丧了。

  她的心情很差,整天都觉得自己没用了,没价值了。有一次我们去买菜,碰到了她原来的那个同事,没想到她离婚了,和那男的鸡飞蛋打,日子过得不怎么样。我太太回家后就很生气,觉得她当初在说大话,把自己的日子描述得像在天堂似的,她有上当的感觉。

  一个人最可怕的就是整天呆在家里,对着四面墙胡思乱想。她常想她在国内的亲人和同事,因为在这边没什么朋友,只能和我说一说。可是,我当初关心她太少了,从来没有好好地和她谈谈心。后来发现问题很严重还是儿子告诉我的。儿子说,放学回家后看到妈妈在哭,起初没在意,后来天天哭,哭了三个多月呀!我一下子就警觉了,想一想她已经很久没怎么和我们聊天儿了,而且话也越来越少,白天总是睡觉或是没精神的样子,总是把自己关在房子里低着头。

  在她看来,她的生活在来到加拿大后就被打乱了,她很后悔却不敢和我们说,因为是她吵着要来的。她总觉得自己就这样的过下去,总有一天会变成废人,总觉得对不起我们,虽然我们从来没人这么说过她,也没给过她压力,可她还是钻牛角尖。越这么想,她的精神就越不好,虽然我们已经定期带她去医生那里,周末还有辅导员来,可她平时还是一个人在家里,病情也只是有一点好转。也许她太要强了,实在不能允许自己会没有事业和成就,这样和家里人不好交待。她就像那种退了休的中年人,心里失落感和恐慌感太大了,而且都是自己强压给自己的。

  从她生病的那天起,我的日常生活表上没有一天是空的。每天必做的事情,必说的话,重复再重复。有时我会很累,看着她的时候,又觉得她才最累,细心地照顾她,只希望她能尽快好起来,一家人可以开开心心的。哪怕和以前安逸小康忙忙碌碌的日子不同,至少不能让我们的生活再无乐趣,我想这个要求不过分。

  应该说,每个人来到加拿大后都有自己的感受,有无事业并不能衡量一个人的价值。也许这里不是天堂,但它也不是让我们毫无价值的地狱,心情也只能靠自己来调节。

  我的生活只是一个“累”字

  “我要去上班了,午饭在冰箱里,吃的时候热一下,碗等我回到家我来洗。还有,我昨天新租的影碟你觉得闷的时候就看吧。儿子放学回家先让他复习功课,别让他打游戏,其它的事情等我回家再说。”—-这一长串的叮嘱,是我每天上班前一定会和我太太说的话。她都听到耳朵里去了,但是回答我的时候很少,大多都是我说完后,她会点点头。她心情好的时候会对着我笑着点点头,心情更好的时候才会说:“知道了!”

  我下班后,第一件事情就是进厨房刷碗,然后是准备晚饭。13岁的儿子在电脑前打游戏,偶尔我会骂他两句说他不上进,他也会嬉皮笑脸地顶回来说是随我,一来一去的,父子俩人逗逗嘴。此时,我太太,孩子的妈,她在睡觉。

  有的时候,趁她睡觉还没醒,我会问儿子:“你妈今天的情绪怎么样?有没有不高兴?”这时,儿子会回答我:“好像没什么,挺好的,我一进门她就让我做功课,然后睡觉去了。”听到他这么回答我,我的心里会轻松一下,然后再继续准备晚餐。吃饭的时候,我会把我太太叫醒,似乎已经成了习惯,只要在那个时间我轻轻拍一下她的肩,她马上起身走到饭桌前。

  吃饭时,我也习惯地去看她的脸色,如果她皱眉就证明菜做得不合她的口味。我夹菜给她,不管是不是她爱吃的,她都会往嘴里放,脸上没有表情,不说话也不挑剔。吃过饭我会带她到外面走一走,碗留给儿子刷,刷一个给5分钱,儿子很开心地赚着这笔钱。

  出去转一圈是我和我太太每天必做的事情。有的时候去超市买零食,有的时候去公园散步,有的时候看哪个Mall还没有关门也可以逛一逛,除非下大雨或大雪,不然我们是不会在家里的。也只有天气不好的日子,我才能休息一下,但是那也是她心情最差的时候。出去玩儿,是她一天里最盼望的事情,只有那时,她才会和你多说两句话。

  每一天我们都重复着这个过程,像是只有一盘录像带放在播放机里,来来回回地重复着相同的情节。即使是周末,我们也是一样的。每个周六会有一个固定的家庭辅导员来我家,周日我要带着我太太和儿子去周边风景好,或是好玩的地方去散心,然后准备迎接新一周的开始。这就是我的生活。

  我很累,不仅仅是身体上的疲劳,心里更累,但是我不能和家里人说。我一直告诉自己要承担家里的责任就不能怕辛苦,要给儿子一个做父亲的榜样,更让他能有个快乐的成长环境。这一切,只能靠我自己来维持着,因为我的太太,在来到加拿大的第二年就患上了抑郁症。

赞 (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