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八方
当前位置:聚八方 > 聚资讯 > 新闻 > 正文

加拿大华裔杀妻案再次聆讯 受害者家人盼获公道

  胡木铭在牧师林维楷(后方白衣)陪同下前往法庭旁听,他希望在案件有结果前,胡、牟两家都应该留在加拿大处理。(朱冠华 摄)

  综合加拿大《世界日报》报道,涉嫌谋杀分居妻子胡雅婷的加拿大华裔男子牟钟鸣19日再度于高贵林港地方法院出席聆讯,在确认他已有代表律师后,法官宣布10月6日以视讯方式再度提讯。牟钟鸣透过代表律师,表示对检方指控的一级谋杀罪名否认控罪。

  牟钟鸣19日为二度提讯,主要内容为确定牟已有代表律师。他身穿红色囚衣,看似精神不错,在仅约两分钟的提讯时间双手多放在背后,紧盯着法庭上的一举一动,眼光也不时扫射旁听席。他在法官宣布下次提讯时间,与律师短暂交谈后押解离庭。

  根据牟的代表律师米尔本(David Milburn)指出,由于其当事人在10月6日下午2时进行的仍为提讯庭,不需本人亲自出席,因此将以视讯方式进行,并透露未来案件将移往新西敏高院进行正式审理。米尔本未明指是否将为牟钟鸣提出保释,但明确表示牟钟鸣将不会就一级谋杀指控进行认罪。

  牟钟鸣被控告一级谋杀罪名,代表调查人员相信他具有完整的杀人计划和动机,而近期则出现有意将牟导向气愤杀人的舆论,牟某也向媒体透露承认二级谋杀罪。检方的起诉书则显示胡雅婷可能是在7月16日于高贵林遇害,但并未透露是否在牟的家中。

  胡雅婷之父胡木铭19日前往高贵林港省法院旁听。由于未来得及赶上凶嫌牟钟鸣的提讯时间,加上牟某的父亲牟怀川等人并未出现,因此胡木铭未见到牟家任何人。他在接受媒体访问时,对于近期许多对其女儿的负面攻击感到愤慨,亦对于牟钟鸣没有说真话且之前未协助申请他与妻子来加感到难以谅解。

  吁亲家留加等待判决

  胡木铭19日早晨近10时抵达高贵林港省级法院,但因为牟钟鸣的提讯在他抵达前10分钟已经结束,因此胡木铭并未见到杀女凶手,但表示来到法院主要是想了解加国的司法运作体系,当从媒体手中获得了牟某代表律师资料时,胡木铭说来到法院的目地已经达到。

  胡木铭强调尊重并相信加国警方的调查工作。对于牟钟鸣是否可能提出保释,胡木铭认为牟某若果真提保,也是在加国司法体系下的合法权益,不愿多作评论,毕竟女儿都不在了,其它事情也不重要了,他相信加国司法将会还他女儿一个公道。他承认继续留在加拿大可能会出现经济困难,但现阶段没有寻求协助的打算。

  胡木铭日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牟钟鸣母亲可能前往中国和台湾旅行,他19日再度提出同一质疑,强调在案件的官司出现结果前,双方(胡、牟两家)都不应该离开加拿大,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找方法替代,不需要亲自操作,不论结果如何,双方都应该留在加拿大把事情处理好。

  胡木铭曾对媒体表示如果牟家会在19日出席旁听,他会向牟怀川表达此一想法,但19日牟家未有任何人出现,仅有一名关心案件的男子出席旁听。

  斥牟钟鸣抹黑爱女

  对于牟钟鸣透过传媒访问时,表示胡雅婷作妈妈不及格,只值四分,还会动手打小孩,胡木铭对此感到不满,痛斥都是“假的”。他说女儿是标准的爱儿妈妈,怎么会作出打孩子的行为。当提到胡雅婷在加国生活却穿破旧的鞋子,胡木铭哽咽得难以继续说话,勉强吐出四个字:“(生活)很悲惨的”。

  此外牟钟鸣 亦透过媒体发表胡家二老有意带孩子回中国抚养,对此坚决反对。胡木铭驳斥根本就没这回事,他和妻子肖艳玉从未说过要把两孙带回中国,如果大家要信牟某的说 法,他也没有办法。胡木铭认为加国法律完善,对于扶养权有权衡标准,除非对方(牟家)不管,那身为外公外婆当然有照顾的责任和义务,但他也清楚要遵守政府 (儿童厅)裁定,不是他想要,孙子就会属于他的。胡雅婷与牟钟鸣的一对儿子现由华裔教友照顾。

  对牟家难掩心中恨

  虽然尽量避免谈论牟钟鸣及亲家,但胡木铭19日难掩心中对牟家的不满,坦言对于对方的作为难以谅解。他认为牟钟鸣说的全是假话,没有一句真话,先是隐瞒杀人真相和报假案,现在事件曝光,就全力以赴说谎以图早日出狱。

  胡木铭也认为亲家对事件毫无诚信,从头到尾表现都不好,牟钟鸣和家人说出的话都是“假的”,因此他从不就对方的言行发表评论,双方没有见面的基础,因此与妻子来加后,始终未与牟家进行接触,

  由于中国民众抵加探亲需要有本地人士申请,胡木铭表示未获得亲家协助申请来加。他指出胡雅婷在今年5月带着孩子住进庇护所时,因为女儿当时不方便提出申请, 因此曾要求亲家公协助,但对方表示“没这个必要”。甚至在胡雅婷失踪后,对方还是未协助申请来加,认为牟怀川身为大学教授,应该更加清楚为人家长的责任。

  胡木铭感慨的说女儿死得惨,但对方全部都好端端的活着,虽然连自己都怀疑是不是思想出现了偏差,但承认心中对于亲家公牟怀川是“有恨的”。牟怀川方面19日未接受传媒进一步采访,并在门口贴上“谢绝采访”字样,与案件初发生时愿意接受媒体采访的态度迥异。 (朱冠华)

赞 (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