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八方
当前位置:聚八方 > 聚生活 > 教育 > 正文

加拿大卑诗省考虑取消学生成绩单,影响几何?

 

省府考虑改革成绩单制度

卑诗省教育厅于开学前宣布正在考虑取消本省从幼儿园至9年级的成绩单,改为每天评估检测学生的学习成果。

卑诗省教育厅认为,按照现在的教学系统,学校已经有能力做出每日评估,因此省府正在考虑取消幼儿园至9年级的成绩单,9月开始省府会收集各位家长的意见并进 行讨论。同时,幼儿园到9年级的学生将从2016-2017学年开始使用新的教学大纲,而10年级-12年级的学生将于下个学年再推行新教学大纲。

目前卑诗省要求每个学年教育局都必须向家长出示至少5份成绩报告,让家长充分了解学生在学校的学习进度。不过省教育厅认为在这种系统下,家长很有可能无法在 问题刚刚出现时就了解情况。当家长发现学生进度跟不上或有其他问题时,往往会措手不及。如果能够与学校沟通更加频繁密切,就有可能改善这一情形,从而帮助 学生提高自己的学习成绩。
据悉省府现在正在考虑几种不同的取消成绩单后的成绩汇报方式,其中包括更加全面的一对一家长会、书面期终总结报告、更加频繁的成绩汇报等等。

卑诗教联:加大教师工作量

针对省府有意取消成绩单并改为每日汇报成绩一事,卑诗省教师联合会主席汉斯曼(Glen Hansman)指出,省府也应该收集教师对于取消成绩单的意见,而不仅仅是家长看法,因为成绩单改革会大幅增加教师目前的工作量。

汉斯曼认为如果家长需要及时得到孩子学业表现的资料,而且要容易理解,有很多方法可以达到这种结果。而教师并不希望见到所有针对课程本身改变的情况出现,否则只会徒增教育改革的复杂性,人为制造障碍。

卑诗新民主党:削减拨款是根本问题

卑诗省官方反对党新民主党近期一直关注教育议题,领袖贺谨(John Horgan)认为由于自由党省政府不断削减给公校的拨款,导致家长和老师都要为因此产生的一切现象买单。

卑 诗新民主党省议员,教育事务发言人范廉明(Rob  Fleming)认为从2001年开始自由党省政府执政以来卑诗省公校经费由全加第二变成倒数第二,省长简蕙芝(Christy  Clark)不断通过削减拨款和改革来掩饰省府失败的教育记录。卑诗省需要一个政府给公校充足的拨款,从而使公校和教育教学体制稳定发展。

卑诗省教育厅长:家长依旧可以索要成绩单

面 对外界就可能取消成绩单一事的质疑和批评,卑诗省教育厅长贝尼尔(Mike  Bernier)表示,如果家长仍然希望看到传统字母评级成绩单,学校方面还是依然提供的。〝一些家长依旧希望看到用字母来标明成绩,也就是还是想看到传 统的成绩单,我们对此不反对。〞贝尼尔希望在未来两个月开展的家长咨询征求意见方面,可以找到家长最期望的成绩单方式。

前车之鉴:素里枫树岭匹特草原已经部分试行

不过取消成绩单在卑诗省已经不是新闻了,早在2013年大温地区素里,枫树岭和匹特草原的部分学校已经开始采取取消成绩单制度作为教学改革一部分。

最早采取这一措施的是枫树岭-匹特草原教育局,在学生成绩评分方面给了教师新的选择,即使用三方通话的方式,让学生和家长也参与到成绩评估过程中来。素里则是部分小学改用反馈学生表现以及家长面谈等方法,老师们将和家长采取面对面会谈,讨论孩子的学习情况。

采 用取消成绩单做法的素里George Vanier小学校长Antonio Vendramin认为传统的A、  B、C评级虽让家长容易掌握孩子的学习进展,因为只要拿到A,就知道孩子的学习成绩不错,但这种方式同时也限制了家长、孩子与学校互动的机会。家长只在意 孩子的成绩是哪个等级,却不与学校就孩子的学习展开对话。而学校放弃这种评级做法后,有效促进了家长更专注于建设性回馈。

但家住素里的西人家长Bev Sipos认为自从学校不再提供成绩单以后,表面上好像家长能够更多地了解孩子在学校的学习进展,但她并不觉得这比标准的成绩单更有效。她认为这样做的结果反而让她没有得到更多和子女相关的信息,而且也失去了一个统一标准去衡量孩子们的学习。

华人家长讨论热烈:取消成绩单究竟利弊如何?

华 人社会在孩子的教育方面往往最愿意下功夫并且十分重视孩子的学习成绩,取消成绩单在素里部分学校试行时就有家长持反对态度,其中一条热门网上评论认为取消 成绩单实质是教学内容削减,现在教改后的内容跟大学入学要求差了一大截,大一退学率与日俱增。学校不发成绩单,接下来改革省考,一层层往上推,推到高中毕 业,政府就不用拨款了,正是省钱的好法子。

家住阿博斯福的马先生认为省府之一考量并不有利于孩子成 长教育,考试和成绩单依旧是衡量学生学业和老师授课水平的标准,如果这些都没有了老师的教学水平谁来评估,孩子升大学后如何和大学标准相适应,这都是很现 实的。来自温哥华的唐女士则认为现在公校教学已经很松了,考试都可以用计算器,如果为了升大学不吃亏得多花钱去补习学校,现在连成绩单都要取消就真成问题 了。

成绩单作为传统教育教学的重要一部分,存在即有其合理性,未来省府在咨询时应广开言路,多方听取意见,找出稳妥的方式让学校,学生和家长都能三方满意。

赞 (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