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八方
当前位置:聚八方 > 聚八方 > 正文

加拿大小伙Joel 在北京经营四合院客栈

导读:北京的鼓楼周围是一片保留着北京胡同特色的民居,在一座飞檐翘角的四合院屋顶上蹲着两只小猫,懒洋洋地晒着冬日的太阳。这里就是加拿大小伙子Joel Shuchat和好朋友藏族姑娘万玛央吉合开的一家叫作The Orchid兰花的四合

北京的鼓楼周围是一片保留着北京胡同特色的民居,在一座飞檐翘角的四合院屋顶上蹲着两只小猫,懒洋洋地晒着冬日的太阳。这里就是加拿大小伙子Joel Shuchat和好朋友藏族姑娘万玛央吉合开的一家叫作The Orchid兰花的四合院客栈。在这儿住一晚,客人需要付费600到1200元人民币,堪比北京四星级宾馆的价格,可这里身处市井街巷,面积不大,没有富丽堂皇的房间、没有高级餐厅、更没有游泳池、健身房,究竟是什么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客人选择下榻这里呢?



四合院是北京的传统民居,鼓楼东大街宝钞胡同这一带保留着胡同四合院最原始的样貌和老北京人最浓郁的生活风情。Orchid兰花客栈并不醒目,我们按图索骥寻找宝钞胡同65号,终于在一家饺子馆对面发现一条只容一人通过的短巷,巷尾一堵白墙上赫然印着两个黑字The Orchid。

走进The Orchid兰花客栈,眼前豁然开朗:客厅舒适雅致,现代中式简约风格,到处摆放着清翠的吊兰。前台一位小个子外国女孩忙碌着;一位金发女士坐在沙发上一边休闲地喝茶,一边轻轻地抚摩身边依偎的暹罗猫。落地大玻璃窗前Joel和万玛央吉则坐在深褐色原木茶几边商量着什么。窗外的小院儿,月亮拱门内竹影摇风,串儿红吐艳。

Orchid兰花客栈今年四月刚刚开业,生意相当红火。网上预订纷至沓来,大陆、香港、台湾、新加坡、澳大利亚、加拿大…….客人们有的是在网上搜索到这儿的,有时则是经朋友介绍慕名前来。整个四合院可用面积800平方米,居住面积430平方米,由于只有十间客房,同时容纳21人,很多要提前好几个月预订才能保证有自己的房间。

我们在Joel的带领下登上三楼的露台,看到了邻居们连成一片的灰色瓦房的斜顶和不远处高高耸立的红色鼓楼。Joel说他喜欢这种住在市井街巷中的感觉。 Joel 2004年来到中国,从事茶叶贸易七年,其间在一些中国文化中心进行厨艺交流。当他结识了藏族姑娘万玛央吉之后,一个奇妙的想法诞生了。两人都对老北京四合院有着浓厚的兴趣,于是一拍即合,决定共同筹建一家风情浓郁的北京胡同客栈。

然而梦想和现实总有距离。为了租下一个合适的四合院,两人几乎把北京老城区的胡同访了个遍。万玛央吉说他们花了十个月的时间来找地方。好的地方不容易碰,就得是慢慢走慢慢看。然而即便是百里挑一选中的四合院,在Joel看来其最初的状态无异于废墟。上百年历史的老垸子年久失修,屋顶漏水,一下雨就成了水帘洞,日常居住都谈不上,更别提满足酒店要求的舒适标准了。于是Joel和万玛央吉斥资三百万元人民币请来设计师开始了对四合院进行翻天覆地的改造。

在对整个四合院的修补中,加拿大的Joel对西方客人喜好的理解和万玛央吉对东方文化的诠释完美结合,创造出了兰花客栈独一无二的优雅品味。而且两人绝对慧眼独具,堪称淘宝高手:以前普通人家用的大水缸放入浮萍和金鱼就制造出了“鱼戏莲叶间”的小景致,一百块钱买来别人拆房子丢弃的房屋大梁更是被大卸八块,改造成了纹路清晰古香古色的茶几和墙上的搁物板,好像在悄悄的讲述着老北京千年的民居风俗和浓郁的中国文化;相形之下即便是昂贵的实木家具也会自叹贫乏。所以兰花客栈真可谓两人的心血之作,一步一景都融合了他们的巧思妙想。当然对于一个客栈来说,舒适度也非常重要。就像Joel介绍的那样,他们采用了最先进的空调和暖气系统来确保屋内夏季凉爽宜人、冬季温暖如春。万玛央吉非常骄傲地说他们的床甚至比星级酒店的还高级。

The Orchid兰花客栈十间客房的格局不尽相同,但私密性都很好,尤其是院子两头的客房还自带一个小门,门内是精巧的小花园,客人们可以在露天品茶聊天,感受闹中取静的快意。下午三四点钟,客人们陆续从外面回来了,客厅里热闹起来。有的背着旅行背包,有的带着相机拿着地图,他们向我们微笑致意,感觉如同熟识的朋友。来自爱尔兰的Gari刚刚入住,他希望能体验独特的住宿感受。

澳大利亚墨尔本的Cathy和Barmer 也入住在兰花客栈,她们刚刚结束了一天的城市游览,对于这儿的一切她们非常满意,地理位置好,客栈规模小,感觉私密舒适,主人还给我们提供最实用的旅游信息,早餐时间还可以和其他客人交流,分享旅游经验。去哪儿坐公共汽车? 去哪儿吃北京地道美食?去哪儿做足疗按摩?怎样才能体会到北京最纯粹的风土民情而不是旅游点的喧嚣浮华?

已经来北京七年的Joel和他的搭档中国姑娘万玛央吉不遗余力地承担起了“北京万事通”的信息咨询工作。他们把最好吃的最好玩的地方和最省钱的办法分享给客人,想让他们在北京的旅途变得真实而有趣。另外,为了解决大多数海外客人不懂中文的难题,他们特意制作了小卡片,用中英双语写上“Not Spicy-Bu la不辣;Bill please-Mai dan买单 ”。

可即便是做了这么多的房屋改造和信息服务的准备工作,对于数十位客人日常生活方方面面的需要,Joel和万玛央吉还是感觉有些力不从心。万玛央吉笑称自己是一个很喜欢睡觉的姑娘,每天睡上八到十个小时也不嫌多,可自打兰花客栈开业之后,她就得一周七天马不停蹄地工作,从清早到深夜一两点,身心俱疲。尽管现在她和Joel开始采用倒班的办法保证夜里睡个安稳觉,可是管理流程和人员匮乏的问题还是有待改进。Joel对睡眠时间要求得少一些,六个小时就够了,可是他也说像兰花客栈这样的小型家庭酒店每家情况各不相同,没有太多可供借鉴的管理流程和规章制度,他们需要一点一点自己琢磨。

兰花客栈现在有十名员工,除了他俩,还有一名维修工人、一名园丁、几名打扫卫生和做饭的阿姨以及一个叫Madiya的意大利女孩。Joel正在全面培养她,想让她独当一面,担负起日常照顾客栈的重任。Madiya说,我负责方方面面的工作,安排早餐、登记入住、结账、为客人提供咨询等。我没有任何酒店服务行业的经验,我七月份刚到北京,从中文学校毕业后就到这里来了。但是我非常喜欢我的工作,虽然我还有很多要学习的地方,比方说早餐时间突然客人们同时出现了,我必须迅速地服务每一个人,安排他们就餐,但是客人们都很理解,而且我也一直都在跟Joel他们学习。

Joel和万玛央吉就是兰花客栈的主人,每位入住的旅客则是他们招待的客人,主宾之间和睦融洽的关系是他们孜孜不倦工作的动力。而他们对于如何让客人和自己的客栈精准对位以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Joel用中文狡黠地说,有人问我们游泳池有多大,我们就说没有房间……北京像兰花客栈这样的小型四合院酒店不在少数,有的规模大,好几个院落连在一起,有的规模小,只有几间客房,收费从每晚3000元到500元不等,除了接待散客之外,有的还承接高端小型会议或时尚酒会等。

但据Joel说外国人经营的四合院酒店,兰花客栈可算是独一份。这天下午,正当我们和Joel、万玛交谈甚欢的时候,来了一个特殊的客人,红墙花园酒店的销售部经理向国辉;他说有一个大客户要找1月10日能住150个人的四合院房间……向国辉说他们已经联合北京52家胡同酒店或设计师设计的非星级酒店成立了一个环城文化酒店联盟协会,他们愿意和像兰花客栈这样的同行一起协力把四合院酒店市场的蛋糕做大做好。

此前也有媒体报道,最早的北京四合院酒店“院子酒店”“三宝青年”等曾经显示出了自己的特色,现在的后起之秀们能否把握市场定位与服务,能否让自己的酒店反应原味的北京胡同居住文化的确是个挑战。 Joel和万玛央吉有自己的骄傲,他们认为兰花客栈就是这种尽心尽力为客人提供老北京之家的感觉,帮助他们体验真正北京风情的地方,能够让客人真心喜欢高兴。Joel和万玛央吉说他们并不担心自己遭遇规模大的酒店的强大竞争,笑称自己不过十间房而已。就像The Orchid兰花酒店的名字预示的那样,兰花不妖艳、安静,和我们的气质相符,这里没有雕梁画栋,只是个舒适又漂亮的地方。



(加拿大国际广播电台中文台供稿)

赞 (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