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八方
当前位置:聚八方 > 聚资讯 > 新闻 > 正文

加拿大新一代年轻人以船为家

面对工作不好找,而生活费用却越来越高、特别是住房费用昂贵的问题,不少加拿大新一代年轻人放弃了买房子的梦想,甚至连租房子都放弃了,他们采用住在汽车里、住在船上、或者是几个人、几家人合住的方式来应付。

以船为家的姑娘达尼卡

达尼卡.布朗是位26岁的年轻姑娘,她在加拿大最大城市多伦多有份白领工作,但一年收入只有3万6千加元。她付不起每个月1千加元的租房费用,于是用分期付款的方式买了一艘2万4千加元的小船,停靠在多伦多岛的小艇船坞里。达尼卡从今年5月份开始住在船上,在船舱里布置了一张双人床和一个小厨房。

达尼卡说象她一样住在船上的人还有不少,互相之间挺友善。但为了减少清洁船上厕所的费用,她几乎不用船上的厕所,而是使用船坞的公共厕所、淋浴和洗衣服设施。这还不是最困难的,困难的是冬天就要来了,在船上过冬需要取暖和除冰。达尼卡说她一想到冬天她感到害怕。

布朗希望能够在今后5年内付清买船的贷款。如果幸运能够得到好的价钱,她准备5年后卖掉这艘船,用卖船得到的款项作为买房子的首付,到那时她就可以上岸结束船民的生活了。不过5年后房价是什么样、达尼卡那时是否有能力供房支付房贷仍然在未定之天。

工作难找+房价翻升

在过去12年期间,加拿大的房价翻了一番,特别是在温哥华、卡尔加里、埃德蒙顿、萨斯卡通、多伦多和蒙特利尔这样的大城市或者是经济火热的西部地区城市。这样高的房价不但超出了越来越多加拿大人的购买能力,更是超出了找工作难、找到高薪工作更难的年轻一代加拿大人的经济能力。

新一代加拿大人中的多数上大学靠的是学生贷款,毕业时背上平均2.5万加元的债务;在毕业即失业的情况下,许多大学毕业生去干没有薪酬的实习工作,期望无薪酬实习工作结束后能够有份工作,但他们中的大多数等到的只是梦想的破灭。有研究说,加拿大有约10万人在从事无薪酬实习生的工作。

面对无钱入袋开销却不断增长的情况,许多加拿大青年人在寻找减少住房开支的途径。如果父母家里有条件、与父母的关系也不错,可以选择搬回家去居住;此路不通就去找廉租房;廉租房找不到就去与人合租;或者就住在自己的破旧汽车里。

27岁的姑娘雅克琳娜.罗森三年前来到太平洋沿岸的温哥华读硕士学位,开始几天在朋友家的沙发上借住,急着找便宜住房的她饥不择食的租下一间地下室,每月425加元,还要和别人合用厕所和浴室,连独立的邮政地址都没有。

这些还不是最成问题的。雅克琳娜在这地下室房间里居住的第一天晚上就听到了老鼠在墙上跑来跑去的声音,第二天在床下发现了老鼠药,在厨房桌面上发现了老鼠屎。为了图房租便宜,雅克琳娜只好忍了。为了进一步削减住房开支,她还找了一位朋友合住,以分担租房的费用。

但麻烦并没有完。一天早上醒来雅克琳娜和室友发现浑身被咬得到处是包,是臭虫的杰作。没有办法,雅克琳娜买了个帐篷搭在地下室中央,试图在老鼠臭虫横行的这间地下室里为自己隔离出一个相对干净的孤岛。但这个隔绝的孤岛只给了她们短暂的安宁。

最后,雅克琳娜和她的室友实在受不了,只好搬了出去。她们在这雅克琳娜称为地狱的地下室里住了半年的时间。
雅克琳娜和她的室友换到另外一处地下室居住,虽然租费贵了不少,但与原来那间地下室相比,雅克琳娜说她们现在的住处简直就是天堂了。

团体合租

为了避免雅克琳娜遇到的恶劣居住条件的租房市场陷阱,一些加拿大年轻人选择了租房合住。租房合住的关键是分享和分担;合住的规模可以是小规模的两个人,也可以是大规模的几十个人。

22岁的阿莱克斯.贝桑就是合租社团的一员。她住在一个由六个人组成的合租团体联合租下的一个房子里,不但分担房费而且分担饭费。每个月每人出饭费150加元;每个星期由一个人负责为所有人做饭。

阿莱克斯说她分担的房费每个月不超过4百加元,这在温哥华这样住房昂贵的城市里就算非常便宜了,要知道一居室的公寓房每月的房租要差不多1100加元。

以车为家

如果每个月4百加元的房租也付不起又不想在街头流浪怎么办?可以住在车里。年轻的图像设计师马修.亚瑟花了5百加元买了一辆1987年的道奇面包车,把其改造成自己轮子上的住房,停在温哥华东部的一个街道上。靠周边的好心人提供淋浴和做饭的条件,或者是利用健身俱乐部提供的免费尝试期去使用那里的淋浴和厕所设施。

赞 (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