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八方
当前位置:聚八方 > 聚资讯 > 新闻 > 正文

吃生肉观极光救同道,6华裔自驾17天征北极

6人在2011年12月19日分别乘坐3辆越野车,由卑诗本拿比(Burnaby)出发,最终到达北极圈70度附近,探访了爱斯基摩人聚居小岛Tuktoyaktuk,欣赏壮美极光。

温哥华6位越野一族挑战自我极限,写下本地华裔越野车队开去北极的新纪录。他们花17天走近万里路,不仅领略极光等大自然之美,沿途也体会暴风雪之险;抵达北极圈后,还到爱斯基摩人家里做客,体验生肉大餐独特食制。回程时,更冒险救回汽车滑入积雪弯道的白人长者。

这次北极吉普车之旅,由卑诗西门菲沙大学(SFU)工程系国际生佟宇辰透过网上策划。团员还有5人,其中4个是本地的中国移民,另一更专程由中国西安前来加入行程。

6人在去年12月19日分别乘坐3辆越野车,由卑诗本拿比(Burnaby)出发,向北经乔治太子市(Prince George)、圣约翰堡(Fort St.John)和育空特区(Yukon),最终到达北极圈70度附近,探访了爱斯基摩人聚居小岛Tuktoyaktuk,欣赏壮美极光。

访爱斯基摩人聚居岛

一行人本月4日驾车返回卑诗省,完成全程9,000多公里的越野车北极征战。

佟宇辰星期日接受本报访问时表示,过去曾有人以骑车或自驾形式挑战北极,但他们这次却是首个完成这项挑战的温哥华华裔专业越野车队。在征战中曾数度受困暴风雪骤临极地,最后化险为夷。多数自驾去北极人士都选择好走的路,但他们选择了布满“黑冰”的登普斯特高速公路(Dempster Hwy.)和较少人走的路线。

生肉大餐 腥臭难忍

佟宇辰忆述遇上一场严重暴风雪,甚至把3吨重吉普车吹至摇动,当时能见度是零,让他们近2小时无法前行。途中充满险阻,他和队友曾5次滑入深雪堆,只靠铁铲挖开积雪及相互拖车自救。“虽然多数情况有惊无险,但一次次险境却拉近队友间互相依赖的好感情,也让我们充分认识到人类在大自然面前的渺小。”

到达北极,佟宇辰对等人走进一位54岁爱斯基摩人的家庭。令他最难忘的莫过于吃“生肉大餐”。他说,当把北美驯鹿肉及极地鱼放进口里,腥臭难忍。原来爱斯基摩人虽生有亚裔面孔,却有着迥异饮食习惯。后来,好客的主人还让他们穿上传统服饰。

拜访过爱斯基摩人后,踏上回程。在车队驶经紧挨悬崖的阿拉斯加公路(Alaska Hwy.)时,佟宇辰发现有一位白人长者的车滑入积雪弯道受困,他们决定在狭窄弯道上冒险救助脱险。佟宇辰说,当时他们只管救人,但现在想来仍有些怕。


一行6人顺利抵达北极圈。受访者提供


爱斯基摩人(左二)为佟宇辰(右一)和队友王莹(右二)穿上当地传统服饰。受访者提供


(后排左二)佟宇辰和队友(后排左一)刘晓鹿、(后排右一)刘安、(后排右二)苗晓达、(前排左)武菲、(前排右)王莹,拿着中国国旗,在北极冰河上合影。受访者提供


在归途上,巧遇壮美北极光。受访者提供

巧遇难得一见极光

佟宇辰当时首先让两个队友控制往来交通,再与队友合力用雪铲及拖车救出长者。沿途也曾接受不少好心人帮助的他说,在那危急情况下,任谁都会伸出援手。
在归途上,各人巧遇难得一见极光。如绿色布幕的极光体验,让队员十分兴奋。佟宇辰说,极光有繁星相伴,让长期生活在城市的他们领略到大自然的魅力。他们一行已相约今年稍后再征战北极。

巧遇骑单车往北极筹款勇士


(大)佟宇辰(右一)及队友回程时巧遇鲍顿(右三),并为对方加油打气。受访者提供

驾吉普车用17天远征极的佟宇辰,与队友由北极返程途中,巧遇来自温哥华的自行车爱好者鲍顿(Brek Boughton)。与对方攀谈后得知,鲍顿希望用骑单车去北极的壮举,为南非村落的健康及教育社工,募款赠送单车,以便他们可以服务更多当地有需要的人。

北极行之前,佟宇辰就对鲍顿的义举有所闻,没想到此行居然能在路上与他偶遇。在与鲍顿临别前,佟宇辰和队友还为他送上巧克力及热水支援,望能助他御寒及帮他打气。

李乐诗:首个抵极点的华人


第一个抵达极点的中国人李乐诗,也经常到南极探险,图为她与自己在往南极沿途所拍相片。网上图片

佟宇辰和鲍顿都不是第一个挑战北极的人。网上资料记载,第一个成功到达北极的是美国探险家皮尔里(Robert E. Peary, 1856–1920),时维1909年4月6日,由此开启人们挑战北极的大门。香港摄影师兼旅行家李乐诗在1993年,乘飞机在北极点降落,成为第一个抵达极点的中国人。1995年,6个中国科学家和探险家,乘机在北纬88度伽罗,并靠狗拉雪橇,前进200多公里后抵达北极点。


美国探险家皮尔里(图为绘像)是首个成功到达北极的人。网上图片

赞 (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