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八方
当前位置:聚八方 > 聚资讯 > 新闻 > 正文

安省法院再下令 女受害者作证须脱罩袍

一位安省法官24日裁决,一桩性攻击案的女受害者,在法庭作证指控被告时,必须除去遮掩她面容的罩袍(niqab)。

安省法院的魏斯曼法官说,女受害者的罩袍掩盖了她的举止,妨害了法庭盘问程度的效率,也使人难以评估她证词的可信度。

这名只以N.S.为名的37岁妇女2007年报警说,在她六岁至十岁期间,她的堂兄和叔叔经常性侵犯她。因她坚持要在法庭作证时穿着罩袍,而安省法院的一个调查庭下令,她必须在法庭上除去遮蔽面部的罩袍,导致她愤而提出上诉。

图为两名以面纱遮盖面容的女穆斯林在多伦多街头行走。安省法院一个法庭24日再度下令,女穆斯林除去面纱或罩袍才能作证。 (加通社)

她的上诉得到了安省高等法院的支持,2010年又得到安省上诉法院有条件的支持。安省上诉法院的裁决要点为,法院在审理性侵犯案件时,只要庭审的公平性不受到影响,法官不一定要求受害者除去其罩袍。由安省上诉法院道赫堤撰写的裁决书写道:「对于N.S.拥有的宗教信仰自由权利而言,调查庭法官的要求是不恰当的……他的要求应予撤销。」

然而安省上诉法院的裁决书又说,在某些罕见的案件中,如果穿着罩袍会影响庭审的公平性时,女穆斯林证人必须除去罩袍才能作证。

去年12月,加拿大最高法院的终审裁决也没有作出斩钉截铁的决断,同样只是模棱两可地裁决,法官可以视具体情形允许女穆斯林穿着罩袍出庭,或者要求其除去罩袍。

经过长达五年的是否可在法庭作证时穿着罩袍的纠缠讼后,当此案的调查庭24日重新开始时,法官仍旧要求她脱掉罩袍。

魏斯曼法官解释说,尽管女事主的宗教信仰要求她在陌生男性面前遮蔽面容,但在法庭上这会严重危及被告接受公平审判的权利,权衡之下,他不得不下令她脱掉罩袍,法庭无法同时维护这两种权利。

他最后裁决:「在本调查庭期间,她必须除去罩袍,没有其他路可走。」

赞 (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