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八方
当前位置:聚八方 > 聚八方 > 正文

持牌托儿所与无牌托儿所有什么区别?

士嘉堡育慈托儿所负责人Jully表示,安省政府和多伦多市政府对于托儿所的监控管理相当严格,每年至少2次安排检查,包括安省教育厅的检查和多伦多市政府的检查。

她表示,安省教育厅的检查比较全面,从托儿所的基本设施到托儿数目,老师的培训和证书等,都在检查之列,如果检查没有问题,教育厅会续牌1年,明年再重复类似的检查。

至于多伦多市政府,主要是从卫生的角度检查,包括厨房设备和食物处理流程,如果午餐和零食是从外面购买的,市政府会突击检查送货食品的卫生,甚至调查外卖公司的卫生情况,买回来之后的食物处理也是市政府检查的重点。

育慈托儿所每年招收数目都非常稳定,Jully称,与私人无牌家庭托儿所比较,持牌的托儿所收费肯定比较贵,不少华人家人都会选择把子女送到无牌托儿所,华人家长似乎不是很关心托儿所的牌照问题,到育慈托儿所的家长很少问到牌照问题,大多数家长都关心收费和口碑。

有照和无照托儿所的区别

加拿大广播公司《市场》(CBC Marketplace)的一份调查指出﹐很多将孩子送入无牌照托儿所的家长都对这些地方的资质情况全然不知。

在《市场》的这次调查中,其中有一项是测评这些家长对他们所选择的无照托儿所的了解程度,其中包括对此机构的急救护理资质,刑事背景调查等情况的掌握以及他们对整个行业的总体了解情况。

调查中发现许多家长对这个行业的认识被误导,其中包括有照和无照托儿所的区别。

Kim Hiscott是Andrew Fleck 托儿中心的执行董事,他说:「整个保育体系,有牌照的没牌照的托儿中心,都让人困惑不已。所以在我看来,家长们有时候并不能理解。他们认为这个托儿中心是获准经营的,他们会觉得那里达标,有质量标准;他们或许还抱有希望并且相信他们将孩子托付给了一个值得信任的安全机构。」

在有牌照的托儿所,刑事背景调查,心肺复甦和急救训练通常为必备条件。这样一来,家长就不用再担心托儿所是否具备起码的安全保障。相反,在没有牌照的托儿所,家长们就得操心着自己询问了。但是他们或许不会意识到这一点,因为大部分人相信所有的托儿所都得遵循相关的标准和规定。

Leger Marketing所做的这次调查发现74%的被调者均称他们所选择的托儿中心是有牌照的。Martha Friendly是加拿大保育资源研究所所长,她认为这一调查结果源于家长的误解。她对《市场》栏目的主持人Erica Johnson解释「这根本是不可能的。 因为只有百分之二十的孩子能够进入正规的托儿所。所以是完全不可能的。」

这种误解之所以能够存在是因为许多家长根本没有意识到那些无照经营的托儿所实在是太普遍了。在被调查的家长中,将近一半错误地认为所有的加拿大托儿所都必须达到行业的既定标准。另外29%的家长不知道这些托儿所是否需要达到一定标准。

Martha认为家长都应该知道他们选择的托儿所是否持有牌照。她说:「在一个家庭式经营的托儿所里,家长第一个要问的问题就应该是『这里符合规定吗?』。」但家长有时候并不知道他们应该问更多,他们也不想过多干涉。她还说:「家长的确会觉得弱势,因为他们经常会为找一家托儿所头疼。即便是找到一家不正规的托儿所也不那么容易。所以家长可能就不大愿意去刺探更多的信息了。」

在知道自己选择的托儿所属于无证经营的家长当中,有53%的家长认为这些托儿所若是正规经营会更好。

关于资质问题

许多家长也对托儿所经营者的个人资质不甚了解。
Hiscott说:「要经营一家能够保证孩童安全的高质量托儿所,业主至少需要进行刑事背景调查,获取急救资质,推荐信以及受过基本培训。而这些条件仅仅是最低标准。」

当被问及是否了解其托儿所经营者的刑事背景调查情况时,其中百分之七十的被调家长称没有或者不知道。

另一个大众盲点是应急培训

将近三分之一的家长称不清楚托儿所经营者是否经过心肺复甦培训,13%的家长称他们的托儿所经营者未经培训。另外22%的家长称不知道其托儿所经营者是否具有急救资质。

在一位托儿所经营者被问及是否受过心肺复甦或急救培训时,她回答说在紧急情况下她只会拨打911.

Hiscott说那些无照托儿所的经营者可能是好人,但那些证书资质和背景调查对孩子的安全至关重要,也会使家长放心。她说:「你想确保为孩子提供看护的人员具有最高水平。这是非常重要的工作……并且我们也想保证这些看护人员所经营的托儿所是最高质量并且是最安全的。」

Friendly与Hiscott都认为托儿行业使家长充满困惑,更强有力的监管会有助于家长找到最好的托儿所。Friendly说:「如果家长能找到那种他们无需问问题的托儿所就真的太好了。在规范的托儿所里,无论是托儿中心还是家庭式托儿所,这些问题都已经得到解决。家长就不必自己当专家去研究该问哪些问题了。」

=============补充阅读=============

只有20%加拿大儿童进入持牌托儿所 —— 无牌托儿所再度引起关注

从去年1月至今年7月,针对无牌托儿所所收孩子的人数的448宗投诉中,教育厅对其中的25宗没有进行上门调查,其中针对旺市的Yellowood Circle的5宗投诉中的4宗没有得到上门调查。

一个两岁女童上个月在Yellowood Circle死亡,触发了教育厅检讨针对无牌托儿所的投诉。

3名教育厅工作人员因为没有对投诉进行调查而被停职。

安省申诉专员正在调查教育厅如何处理针对无牌托儿所的投诉和疑虑。

在Yellowood Circle死亡的两岁女童的父母已对教育厅、托儿所东主和经营者提出了要求赔偿350万元的告诉。

按规定,无牌托儿所最多能招收5个10岁以下的孩子。据两岁女童家庭的律师说,Yellowood Circle当时至少在照管27个孩子。

教育厅厅长单杜丝(Liz Sandals)说,教育厅已迅速采取行动,对所有没有调查的投诉进行了调查,已确认所有的托儿所都已符合规定。

她说,教育厅还申请了针对Yellowood Circle的禁止令。如果禁制令被批准,它将禁止该托儿所经营者在安省经营托儿所。

她说,如果家长对托儿所有疑虑或要投诉,可以和当地的托儿所质量保证和发牌办公室(Child Care Quality Assurance and Licensing)联系。

托儿所质量保证和发牌办公室(Child Care Quality Assurance and Licensing)

多伦多中部办事处
477 Mount Pleasant Road
3rd floor info.51.ca
Toronto, Ontario M7A 1G1
Tel: (416) 325-0652
Fax: (647) 724-0942 / 1-888-996-3886
Email: Childcare_Toronto-Central@ontario.ca

多伦多西部办事处
4 Robert Speck Parkway
14th Floor
Mississauga, ON L4Z 1S1
Tel.: (905) 897-5333
Toll Free: 1-877-510-5333
Fax: (647) 724 0944 / 1-888-996-3885
Email: Childcare_Toronto-West@ontario.ca

安省教育厅网页查询:

http://www.edu.gov.on.ca/childcare/offices.html

多伦多市政府关于托儿所牌照查询:

http://www.toronto.ca/children/childcare.htm

加拿大的儿童仅有百分之二十可以进入持牌托儿所,其余数百万孩子只好进无监督管制的无牌私人托儿机构。CBC“市场”节目(Marketplace)对无牌托儿服务所作的调查发现,一些经营者缺乏照顾儿童的资历或培训,有的托儿环境存在潜在危险,甚至触犯法律。

“在这个国家里,我们有关于电灯泡的国家标准,却没有照顾儿童的标准,”加拿大托儿联盟会长基斯布列特说。“在一个理想的世界里,你想开托儿所的话,每个地区都应该有责任和检查制度,那么现在(经营托儿所)为什么就不用呢?”“市场”节目调查了温哥华及多伦多地区的二十家无牌日托,发现不合格的经营者在不合标准的场所提供服务,包括楼梯没有婴儿栅门,房间拥挤、无窗户、无防火出口,户外游乐区域无篱笆等。一名多伦多妇人曾于2007年被控非法经营日托,结果托儿所被关闭。可是她重操旧业,每名孩子每月索价一千元。“市场”节目拍摄到她开设另一家托儿所的丈夫,车载着年幼至十一个月的儿童驰过积雪的街道,没有用儿童座椅。只要不犯法,无牌托儿所并无任何外部监管。

家长唯一可以对无牌托儿所提出正式投诉的地方,是可以招收的儿童人数,光是安大略自2010年以来就收到了757宗这类投诉。“大多数人以为政府的监管比事实上存在的要多得多”,加拿大的托儿资源暨研究组负责人佛伦德利说。死得“太不值了”梅勒尼·奥黛特说,她在渥太华一家私人托儿机构为儿子杰瑞密报名前作了很多调查,不过并不“百分之百”地确定有牌与无牌托儿所有什么不同。此前奥黛特家人曾为一个有牌日托的位子等了十九个月之久,不过光是渥太华一地的等候名单上就有一万多人,他们这才转而求助于无牌服务。

两岁的杰瑞密于2010年7月在另一家家庭托儿所后院的游泳池淹毙,照顾他的人把孩子们带到这家开托儿所的人家,让孩子们一起玩耍。当天这个后院共有三十一个孩子,这种情形既非法也危险。杰瑞密的父母认为,无牌托儿服务缺乏管理规则,导致他的死亡。“(如果他是在一家有牌的托儿所)这件事绝对不会发生,”阿兰·奥黛特对“市场”节目说。大多数有牌托儿所这类外出活动都要求征得家长准许,奥黛特夫妇说如果当时有人问他们,他们不会允许这次外出。

杰瑞密的死因调查于十二月结束,裁审团提出多项改善安全的建议,包括: ·要求所有无牌私营家庭托儿所向安大略省教育厅登记; ·限制与有牌托儿所同样的可接纳儿童的数目; ·所有托儿所都必须接受事前未宣布的安全检查; ·要求私营托儿服务者拥有最新的心肺复甦术及急救培训; ·鼓励教育厅增加有牌托儿服务者人数。这些建议并无法律约束力,佛伦德利不期待见到多大的变化。“这种事每过一、两年都会发生,然后人们很快就忘记,政府会更换,人们会把它忘了。

“她谈到1986年的一桩案子,四名儿童和一名成年人在安省波尔顿一个家庭托儿所发生的一场大火中丧生。毒物检测显示,在火灾发生时托儿所负责人体内有相当于十二瓶啤酒的酒精,加上三种不同的处方药。火灾后,一个裁审团建议在皮尔区增设托儿中心,并提供税务优惠,令有牌托儿所价格更可让人承受。裁审团的建议从未得到实施。

有的“绝对够格”佛伦德利说,无牌托儿服务者缺乏资历和监管是一项主要的关注。她警告,“并不是说开无牌家庭托儿所的每一个人都不够格,他们可能缺少知识,也可能绝对够格,不过你作为家长根本没法知道。“其中一家无牌托儿所的家长在回应这项调查时说,他们感到自己可以提供更多的个人化服务,也比某些有牌机构更灵活。不过,也有一些家长对“市场”节目的调查结果表示惊讶,包括不用儿童座椅交通的孩子数目之多。

在准备过程中,“市场“节目曾与多伦多一名无牌托儿服务者交谈,她说她“极愿“拿牌,但是那也有不利之处,安大略的发牌机构对于收入的限制令他们举棋不定。加拿大需要更好的制度佛伦德利强调,她并不是批评把孩子送到无牌托儿所的家长们,因为他们的选择是如此之少。她说,加拿大需要一个综合性的、资金充裕的托儿制度,为家长减轻压力。“这是(加拿大)最糟糕的社会政策问题之一…… 而且越来越糟,真的很差,令人失望,应该有更多的人感到更加愤怒才行。”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2008年的一份报告将加拿大列入提供基本的、最低限度的托儿服务的国家中最差的二十五个发达国家。她说,“在加拿大这样的国家,我们生活在二十一世纪竟然没有一个真正的(托儿制度)。”她要联邦政府重视托儿服务,但是叹息从来没有足够的政治意志将它列为重点。

基斯布列特号召家长们为改变现状大声疾呼。“我们要家长们行动起来,要求在托儿所得到一个位置,”他敦促道。“你永远不会想到有一天你会迁居到另一个地方,得不到小学或健康服务。”可是就目前而言,梅勒尼?奥黛特鼓励家长与托儿服务者坦率对话,保障他们孩子的安全。“要去抽查,提问题,白天要打电话,不要害羞,”她说。“事关你的孩子,做任何你必须做的事,让你的孩子安全。”

赞 (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