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八方
当前位置:聚八方 > 聚资讯 > 新闻 > 正文

活在加拿大:谈谈我的老外邻居们

  在买房之前,我们曾在一栋公寓楼里住了近三年,那是一个很大的公寓楼,离地铁不近也不太远,周围的环境很好。楼里大约有一百多户人家,住户主要是退休老人及少数象我们这样的上班族。


  那时我们刚到加拿大,举目无亲,虽然有朋友,可惜却不在一个城市,所以几乎没有得到任何有效的帮助,更糟糕的事,这是一个以法语为主的城市,对我们这些丝毫没有法语基础的人来说,生活的困境可想而知。所幸在公司的帮助下,顺利地找到了房子,把家安了下来。


  当务之急就是学法语,可怎么学呢?一点头绪都没有。于是我想起了我的邻居们,土生土长的他们应该知道一些这方面的信息吧。于是我就坐在一楼门厅的长凳上,等邻居经过,不一会就进来了一位身材瘦高,年约六旬的女士,她看见我之后,微笑地打了一声招呼,我不知从哪来的勇气,走上去,开始用英语向她解释我的处境,谁知一聊之下,发现她居然就是一位法语教师,不过已退休好多年了。当她得知我想学法语时,表现得非常高兴,然后又歉意地说可惜年纪大了,不然她倒是很乐意教我法语。随后又让我跟她一起到她的公寓,从报纸上找有没有这方面的广告,结果一无所获。末了,她把电话号码抄在一个纸条上,交给我,并告诉我只要有不懂的问题就可以问她。这号码其实只打过一次,因为后来我很快就找到了学校,而且老师们都很认真负责,所以倒没有必要麻烦她。另外,平时在电梯里经常可以遇见她,有什么问题顺便也就问了。


  上面讲的是奥宽夫人,一个热心又风趣的老太太。后来得知她的一个儿媳就中国人,难怪她对我这么友好。我发现凡是有中国亲友的,或者曾去过中国的老外,往往对中国人没有什么歧视,而那些从未去过中国,对中国的了解,仅限于电影,电视,报纸的人,对中国人有一种很明显的歧视,原因是他们对真正的中国太不了解了,以为中国人,中国的城市,都象张艺谋电影里拍得那样穷,那样落后,以为中国人是因为穷才去吃那些果子狸。在他们的眼里,中国就是一个贫穷,落后,不文明,没修养,不尊重民主和法制的国家。中国人到了他们的国家,就是来抢他们的饭碗,来占他们的便宜,来淘金的。在不少人心中,中国人的地位还抵不上越南人,柬埔寨人。真是一个泱泱大国的悲哀呀!


  有几个邻居就是没见过世面的这种人,其中一个意大利老头就是这方面的代表,傲慢无礼,目中无人,在电梯里遇见我就象没看见我这个人一样,我主动和他打招呼,谁知他一脸得无动于衷,我还以为他有听力障碍,谁知后来进来另一个本地人,他很热情地招呼那个人,我才反应过来原来他是装的。从此我就再也没和他打过招呼,如果在电梯里遇见了他,也把他当成空气。


  象他这样的邻居还不止一个,还有一个老太太,每回看见我都是一脸冰霜,我知道她是歧视我,但因为有法律的约束,她并不敢怎么样。而且我发现我所遇到的所有歧视都是象这样的,没有任何歧视性的语言,也没有任何挑衅性的动作。他们只是用眼神告诉你他们不欢迎你,他们不信任你。


  幸好这样无礼的人并不多,大多数邻居都亲切有礼,乐于助人。和马克比夫人认识是在等车的时候,那天我象平常一样去等车,一眼就看见候车亭坐着一位慈眉善目的老太太,体态稍胖,笑容可拘,让人有一种很亲切的感觉。我试着用刚学到的法语和她打招呼,她显得很惊呀,我们就半英语,半法语的攀谈起来,一聊天才发现,原来我们住在同一个公寓楼里,她告诉了我她的门牌号和电话号码,并一再叮嘱我只要有困难就找她,千万别客气。


  后来我也就老实不客气的麻烦了她无数次。小到看病找医生,大到家庭矛盾,我都会找她聊一聊,谈谈心。事实上她就象妈妈一样给了我无数的帮助。帮我打电话找医生,教我做地道的三明治,陪我去逛街,还有听我倾诉烦恼忧伤,她即象妈妈又象朋友那样始终陪在我的身边。不断地鼓励我,不断地安慰我,使我在这个陌生的国度里,不那么寂寞和孤独。当我写到这时,好像有一股暖流温暖了我的全身。


  我永远都忘不了当我告诉她我们要搬家时,她眼中涌起的朦朦泪水,在分别时,她那紧紧地拥抱,和发自内心的祝福。时至今日,我们依然是朋友,虽然离得远了,见面不那么方便了,我们还是常常电话联系,她也到我的新家来作过客。她总是说我是她的中国女儿,她是我的加拿大妈妈。她真的就象守护天使一样保佑着我,谢谢你,我的路易斯妈妈。


  还有我们的大楼管理员,彼通先生,他也是帮助我们最多的人。彼通先生心地特别善良,当他得知我们是第一次在国外生活时,对我们非常照顾。他的女儿跟我的年龄差不多大,他对待我们有时就象父亲一样。


  一次,我不小心割破了手,血从深切的刀口汹涌地往外流,怎么也止不住。我又紧张又害怕,全然没了对策。虽然以前也割破过手指,但往往一会儿就止住了,但这次血好象跟本没有停下来的征兆。万般无奈之下,我只好打电话给他,请他过来帮忙。不一会儿,他就上来了,随身还带了一个小急救箱。他细细地检查了伤口,然后用酒精消毒,最后用绷带包扎起来。过程中他不断地安慰我,让我别担心,果然,慢慢地,血止住了,我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这才想起来谢谢他。他笑着说别客气,就收起东西离开了,到了门口,他又想起什么似的问我我的手影响不影响做饭,要不他顺便多做一点吃的送来,我慌忙拒绝,声称已经吃过了,他也就不再坚持,走到门口还一再叮嘱我,只要有问题就通知他。真是把我感动得不知说啥好。


  后来知道他爱吃中国菜,我就在烧菜时多烧一点给他送去,他对我烧的菜常常赞不绝口,作为回报,他也会给我们送一点他烧的菜,当然也是很好吃的啦。一来二去,我们成了很好的朋友。在我们搬家的时候,他还特意送给我们两幅他画的油画作为留念。现在我们就把两幅画挂在客厅的墙上,每每看了这两幅画就让我想起他那如父爱般的温暖和关心。

赞 (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