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八方
当前位置:聚八方 > 聚资讯 > 新闻 > 正文

留加学生辛酸经历:开宝马送报纸成经典

出来留学之前,已经有个在校园流传的“留学等级”说法:成绩优秀的学生选择留学美国,家境优越的学生大多选择留学欧洲,剩下的一部分成绩平平、家境普通的学生则会选择留学加拿大… …

也许这种说法太过片面,可在相当一部分留学加拿大的学生中,却有一部分原本中庸的学生现在蜕变成了名校生;原本依赖父母,不知愁滋味的“小皇帝”现在成了打工王子;要是来国外上学没打过工,就和你从来没上过网看过球和大家一起唱K疯过一样,你的留学生活是残缺的。

据加拿大《北美时报》报道,也许因为留学加拿大的学生大部分家境相仿,家庭背景类似;朋友几个基本都是边打工边读书,也有开始死扛,因为学业的压力以及对陌生环境的惧怕,前两个学期都不打工的。不过日子久了,看看身边的朋友也并没因为打工而大大影响学业、耽误毕业,所以也都慢慢松动起来,跑去找工。

该报记者周围就有不少留学生朋友,大部分都在打工,他们用亲身经历表达这样的观点:虽然很多人都普通而平常,既非才华盖世亦非留学“垃圾”,但留学阅历是受用不尽的财富。在国外打工的这些年,是人生中不可磨灭的宝贵经历。

后厨小伙计,我打“黑工”的那些年

和现在不同,最近两年多伦多才放开允许留学生打工。我是2005年那会儿来的,在那时候除非你毕业拿工签,在学习期间是不能打工的,要打工只能偷偷打“黑工”。而打“黑工”的范围也比较小,基本上都只能在中国餐馆里面打工。部分中国餐厅的老板在招聘员工时都不签劳动合同,不签署合同助长了“打黑工”。黑工可能潜藏在任何一家店内,只是鉴于需要“隐蔽”的特殊“工作性质”,餐厅的后厨成了黑工们的首选工种。

虽然都在后厨,工作的内容却有很大差别。对于留学生来说,最开始派给的工作基本上就是最差最没人愿意干的工作,就是洗碗工了。这个工作职责是将盘子和碗刷干净,放入巨型洗碗机,最后再将滚烫的餐具放好,工资大约每小时6加币。洗碗工最悲哀之处莫过于待清洗的餐具数目庞大,堆积如山。此外,打破一个盘子罚款10刀,烧伤烫伤自己负责。

洗碗工如果工作出色,可以晋级为“油锅”。油锅手是专门油炸食物的伙计,工作内容很简单,风险却高出很多,要随时准备应对扑面而来的油点子。接下来的晋级就困难多了,毕竟属于餐厅“上流社会”的角逐,比如切菜手和配菜手。虽然只比油锅手高一个级别,切菜手的收入却可达每小时12至14加币,而有的配菜手的收入可达每小时18加币。对于想晋级的员工来说,雇主的要求是非常苛刻的,比如在餐厅工作半年以上,无不良记录(如旷工、损坏餐具等),才可获得“竞选”资格。我就是这样一步一步,从洗碗工一直三级跳,晋级到配菜手的。

回想在后厨“打黑工”的经历,真的是一辈子都忘不了。出国前,我从来不懂如何做家务,每次外出吃饭也会根据自己的喜好点上几个小菜;常常吃不完剩下一桌子的菜。可是自从自己打工后,即使回国吃饭,也不像从前那样疯狂点菜了,基本上点完的菜都尽量吃完,还惹得国内朋友的一顿笑。不做辛苦工,不知道珍惜。这些以前自己从来不在乎的浪费行为,那些曾经随便点的菜,现在我的眼里,都会有莫大的不舍。让我自豪的是,在多伦多打工的四年里,除了学费外,没有让父母掏过一分钱生活费。

寿司小妹,我在日本店打工的苦辣酸甜

今年是我来多伦多的第三年,回想起第一个月来多伦多的时候,学习、生活都还没安定下来,我就开始打工了。

那会儿想着,天天花着从家带来的钱,毕竟有种坐吃山空的感觉。一天,有个中国朋友问我有没有兴趣去一家中餐馆试试,每周二、四、五、六晚上上班,一次4小时,每小时7刀还有小费。第二天傍晚,我就跟着朋友去了那家餐馆面试。

餐馆叫Pink Sushi,是一家离学校不太远的小门脸儿,经营的是日本寿司。日本菜简单卫生,容易制作,利润也高,一份不足以塞牙缝的寿司可以卖到5-10刀。难怪许多中国人也跑到多伦多开起了日本寿司店。

面试我的老板娘Ada时尚、漂亮。她说我的工作是接电话。在我熟悉菜单的时候,电话铃响了,她不动声色地看着我说:“接电话呀。”对菜单还一无所知的我只好硬着头皮抓起听筒。就这样,连一句“开始吧”都没有,我就开始了在餐馆打工的日子。

接电话的工作无非是记录下外卖的定单,但这绝非简单的工作。光是看菜单上大串大串的名字,我的头就大了。但无论如何我也记不住每种寿司的原料,谁让我无缘品尝呢。每次有人问:“小姐,你们的蜘蛛卷里都有什么呀?”我就开始挠头,支支吾吾地说:“这个嘛,有一只炸螃蟹,还有青瓜吧,不,是黄瓜。”

每次接电话,除了要记下客人点的古怪菜名,还要记下他们的特殊要求。有人会要求加双份的姜、酱油或色拉酱。此外,还要准确记录他们的地址和电话,不能出错,否则,司机找不到地址,我就得两头挨骂。记下来的菜单一式3份,一份留在前台,一份送进厨房,还有一份送到专门制作寿司的“寿司吧”。我必须分清哪道菜是厨房的,哪道是寿司吧的。

打工的日子长了,各种附加“劳役”也纷至沓来:端茶倒水、收拾狼藉的餐桌等等。起初,被帮的人还会说声“谢谢”。日子久了,这些都仿佛成了我应该做的。如果不去做就会被认为是笨手笨脚,没眼力见儿。

小费是大家一起分的,但是这个钱是不能强制客人给的。遇到懂道理的客人还好,基本都能给10%-15%,有的客人还会给到20%;但是也有一分钱小费都不给或者给几分钱钢镚的。

餐馆工作有一个好处是你可以锻炼人际交往能力和识别人的能人。你在餐馆做跑堂或者酒水做久了,走在大街上见到什么人都笑嘻嘻的,到哪去别人都喜欢你,和陌生人交往起来也很自如,因为在餐馆里每天要面对多少陌生人啊。而这个识别人的能力就更不得了,你可以一看见一个人,就能摸清这个人大概是干什么工作的,事业成功不成功,这就是每天在餐馆每天交往不同的人产生出的一个职业本能。

当然在这些“打工大军”中也混杂着一些“富人打工仔”;一位某地“首富”的儿子,新来乍到便买了一辆宝马四处转悠。后来终于觉得自己也应该打工挣钱。于是他“开着宝马送晚报”的故事被大家誉为留学生打工的经典传奇。还有一些开着宝马奔驰奥迪送餐的不在少数。其实呢,多数留学生还是以学业为主,打工只是在暑假里,也就为了锻炼锻炼,挣点零花钱。

每一个成功的留学生都走过一条布满荆棘的道路,都有一串串饱含着血和泪、凄楚辛酸的感人故事。这群在长辈眼中的“半大小子”,如今也在异国他乡体验了一把自食其力的生活。说来似乎件件都是“趣闻”,却只是年轻乐观的心自动滤去了其中的苦和累罢了。

赞 (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