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八方
当前位置:聚八方 > 聚生活 > 教育 > 正文

着急的中国父母:上学上的早未必上的好

 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是当今中国父母的教育信条。当然还不仅如此。许多父母,其实是千方百计地帮助孩子“抢跑”。

  几年前,教育部将为义务教育的年龄限制“松绑”、准许将满六岁的孩子到小学就读的消息被广为报道,但一天后教育部就出来辟谣,称仍然将严格执行 孩子满六岁才能入小学的政策,虽然个别情况可以个别处理。这一波三折的新闻,体现了这一“小”问题的复杂性,更透露了这个“小”问题背后中国公众在教育问 题上的“大”心理。

  孩子未满六岁是否该读小学?这要看你听谁说了。不少在九、十月份出生的孩子家长[微博]认 为,孩子就差一两个月甚至几天的时间就到六岁了,很期待他们和同龄的孩子一起上小学。然而因为入学年龄的门槛,他们不得不重新回幼儿园复读,不仅耽误孩子 上学的时间,而且容易挫伤孩子积极性。北京西城区一所小学校长则认为,幼儿园以养为主,小学以教学为主,孩子上学太早,可能拔苗助长,影响其身心健康发 展。年龄不够,还是呆在幼儿园更好。网上的意见,则是一面倒了。新浪网的调查显示,大约75%以上的人对“孩子因不够年龄回幼儿园复读,耽误上学时间,挫 伤积极性”的说法表示赞同,只有不到20%的人赞同拔苗助长说。可见,中国人的主流观念,还是早上学为好。甚至还有为了让孩子将来在九月一日前满六岁早上 学而提前生产的极端故事。

  这不禁让我想起最近在美国大为走红的畅销书《异类》。此书已经有了中译本,读者可以参考。书中一开始就考察加拿大的职业冰球运动员,发现其出生 年月都集中在年初的几个月。作者考察了欧洲一些职业足球俱乐部,也发现了同样的现象。为什么呢?因为这些国家的学校体系以年底划线,一月一日出生的孩子, 被算成是比头一天(即上一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出生的小一岁,要上下一年级。

  这一天差一岁或一个年级的区别对谁有利?《异类》的结论是:对晚生的有利。一月出生的孩子,比同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出生的孩子几乎大一岁,却在同 一年级。这一岁之差对二十几岁的人当然无足轻重,但对七八岁的孩子则非常重要。一年的时间,孩子在体能和智力上都成熟了很多,表现也会好得多。这样,运动 队挑人时,那些年初出生的孩子仗着将近一年的年龄优势捷足先登。这样,他们不仅信心足,而且更受教练器重,也有更多的表现机会。结果是,这些人越来越优 异,最终成了职业运动员。因为大一天而早一年上学的,则在起步阶段就被淘汰,丧失了表现的机会,不仅没能“抢跑”,反而真正“输在起跑线上”。

  体育是如此,一般功课也不例外。究竟是十七岁还是十八岁上大学并无关紧要。但是,上哈佛还是上个两年制的社区学院则有天壤之别。美国的家长们早 知道这里的门道,所以千方百计拖延孩子的入学时间,让孩子从小在班上出人头地、建立信心,指望这势头在申请大学时带来优势。中国家长则事事怕自己的孩子落 后,觉得一旦和晚一年出生的孩子一起上学,自己的孩子的积极性被挫伤了,上学时间被耽误了。

  其实,刻意让孩子早上学或晚上学,都是对教育竞争的过度反应。孩子们不可能在同一天出生。不管怎么安排,都没有绝对公平的事情。处心积虑地“抢 跑”,往往是聪明反被聪明误。美国的家长注重孩子的信心,希望自己的孩子年龄大些,能占其他小一点孩子的便宜。他们口口声声不要把孩子比来比去,其实自己 早就开始偷偷地比起来了,只不过希望比的结果对自己的孩子有利而已。记得在耶鲁读书时,在校报上看到一轮教学问题的讨论。有些本科生抱怨教授绕开常规的研 究生助教,录用另一些低年级本科生当助教。这些本科生助教看面孔明显比自己小,在那里给自己答疑、讲解课堂内容,让高年级的“老大”情何以堪。结果闹得许 多学生干脆回避去问助教问题了。雇佣本科生的那位教授马上投书回击:“孩子们,你们上了大学,该是长大的时候了。在成人世界,你经常发现你的老板、比你懂 得多的老师,是比你岁数小的人。他们领导你是天经地义的。别以为你还在妈妈的庇护之下!”这位教授指出了一个被大多数人忽视的问题:家长对孩子的过度保 护,特别是人为地创造“有利”环境、让孩子靠着年龄优势而出头,已经使许多孩子丧失了适应正常环境的能力。中国的家长则往往走到另外一个极端,希望自己孩 子学什么都比其他孩子早一点,靠着早出发而先声夺人。可惜,如果孩子因为自然的发育阶段问题,比大一点的孩子学东西慢,进而觉得自己天生不如人,丧失了信 心,这岂不是弄巧成拙吗?我在这里帮助走这两种极端的家长互相观察一下对方心里的算盘,是希望能够帮助他们发现自己的盲点。

 

   我女儿是6月出生。美国的学校往往是以8月31日划年级线。她在班里自然属于小的,但并不是年龄垫底的。她智力发育比较快,学习比大一点的孩子也轻松不 少,在这方面不存在信心问题。不过,因为她身体在同龄人中就是袖珍型,生日晚就更吃亏,在上学头几年确实有信心问题。这一点,我后面再讨论。我在这些问题 上,从来不斤斤计较。孩子就是孩子。那些智力早熟一些的,也是能多玩就想多玩一会儿。特别是在中国,他们怎么会因晚上学、晚受应试教育的煎熬而“挫伤积极 性”?这还不是家长的灌输?!我们在美国养孩子,入乡随俗。女儿虽然智力发展稍微超前些,我们还是会鼓励她和小一点的孩子玩儿。这并不会耽误她的学习时 间。恰恰相反,照顾、管理小弟弟小妹妹,为她提供了培养领导才能的机会。另一方面,孩子因为年纪小,处处比人低一头,确实可能形成潜伏的心理问题。但这也 要看家长的态度和引导方法。女儿刚开始学钢琴时我就不失时机地提醒她:“看看,别的孩子都比你大,能和他们同台就已经不简单了。”她六、七岁时就明白:观 众对年龄小的孩子的表现更为宽容,掌声更多。压力大的,还是那些大孩子:比别人好是应该的,但比自己矮半头的孩子弹得还差,脸往哪里搁?家长完全可以利用 年龄小的事实,启发孩子意识到自己潜力。

  当孩子的发育明显超长,或者确实出现某种障碍时,我并不反对跳级或留级的非常措施。但是,在一般的情况下,当家长的不要总试图人为地为孩子创造 一个理想环境。毕竟,孩子长大后不能奢望有个绝对理想环境。甚至孩子未来究竟会面临着什么环境,也完全超出了家长的意料,更不在家长的控制范围之内。家长 能作的最有益的工作,还是帮助孩子发展出适应并不完美的环境的能力。

赞 (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