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八方
当前位置:聚八方 > 聚资讯 > 新闻 > 正文

移民生活:都是约翰惹的祸

    家后院有一棵又大又高的橡树,由于离房子很近,老公担心那棵树的树根会影响到房子的地基,或是哪天被飓风吹倒砸到房子,所以就想找人砍下这棵树。但由于它很高大,加上出入不方便,所以找了几家砍树公司的估价都很高,我们就一直继续找人估价。


  后来找了A公司,价钱比前几家低了一些,但一时排不出时间帮我们砍树,要我们等他消息。我们等了两周都没回音,心想他大概不想做我们的生意了,况且我们也没约定好,所以就继续找人估价,结果B公司给了我们一个很好的价钱,因此我们就高高兴兴地和B公司签了合约,传真回去给他们的老板约翰,约翰说大概一礼拜后可以来帮我们砍树,到时会再和我们联络。


  一星期后,我接到约翰打来的电话,我拿给老公接,并告诉他说是砍树公司的约翰打来的,约翰说隔天就可来帮我们砍树,问我们方不方便,我们当然很高兴树的事情终于要解决了。


  隔天一大早,约翰他们来了,看到他们的卡车上没有公司的名字,我有点纳闷,还问老公:“怎么卡车上连公司名称都没有?”


  砍了差不多一半时,约翰向我们要了当初他给我们的估价单,约翰看了估价单后,告诉我们那不是他的估价单。这下我们傻眼了,问他:“你不是叫约翰吗?昨天不是你打电话给我们的吗?”结果那人说我是昨天打电话给你们的约翰,但不是这张估价单上的B公司,而是A公司。


  我们恍然大悟,原来今天来的是之前说要和我们联络却没消息的A公司,老板也叫约翰。昨天他打电话来时,我只知道他是砍树的,并没有听清楚他是哪家公司,而B公司说这星期会打电话来,所以我就认定是B公司的约翰打来了。


  A公司已经砍了一大半,只得由他们把工作完成,但是我们和B公司已经签了合约,毁约的话得付一半的赔偿金。老公赶紧打电话给B公司,希望取得他们的谅解,但B公司的约翰一点也不愿意听我们的解释,认定我们蓄意毁约,一定要我们付毁约赔偿金,两方在电话谈不拢,约翰就把电话挂了。


  结果过了十分钟,B公司的约翰就气冲冲地来我们家,那种气势真把我吓坏了,很怕老公会被K一顿。他对我们会搞错公司感到不可思议,因为A公司的人都穿了制服,制服上有公司的名字。经他一说,我们这才注意到真是这样,但为何我们没注意到呢?因为公司的名字是在制服的背面,而我们和他们讲话,只看到他们正面,并没有注意到他们的背面。


  后来,因为两个约翰也彼此认识,老公再和B家公司的约翰解释中间的阴错阳差,虽然我们有迷糊的地方,但也是因为一些巧合而引起的,最后B家的约翰没有坚持我们要付百分之五十的赔偿金,但也硬要了台币三千元才肯对这件事罢休。


  当然最倒霉的就是我们了,既得付较高金额给A家约部呈鳎沟酶肚谄紹家约翰,我心里猛嘀咕:“谁教你们什么名字不取,偏都叫这种菜市名约翰,害我们花了这么多冤枉钱!”

赞 (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