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八方
当前位置:聚八方 > 聚资讯 > 新闻 > 正文

胡雅婷被害 其夫手段极其残忍

  震惊加拿大华人社区的华裔少妇胡雅婷遇害案,9日在新西敏市卑诗高院进入终审阶段,牟钟鸣当庭认了二级谋杀控罪。二级谋杀认罪后为无期徒刑,检方要求法官判处牟钟鸣15年至20年内不得申请假释。

胡雅庭遭到丈夫以极其残酷的手法杀害,脸部和头部几乎被敲碎。

胡雅庭遭到丈夫以极其残酷的手法杀害,脸部和头部几乎被敲碎

牟钟鸣就二级谋杀认罪,法庭中揭露了他恐怖的杀妻过程。 图为牟钟鸣(左)与胡雅婷过去合影。

牟钟鸣就二级谋杀认罪,法庭中揭露了他恐怖的杀妻过程。图为牟钟鸣(左)与胡雅婷过去合影

牟钟鸣与胡雅婷

胡父胡木铭听到女儿详细受害经过,痛心无比,痛斥凶手毫无悔意

控方称牟钟鸣以金属棒将妻子打至面目全非,见到妻子尚未断气改用电线将其绞死,并将装有尸体的行李箱放在车上48小时,期间更驾着这辆“运尸车”带两名幼子四处游玩。

肖艳玉(前排中)在庭上痛哭失声,多名友人不住安慰

胡木铭希望牟钟鸣能罪有应得

审理期间曾数度短暂休庭,牟钟鸣从法庭内羁押房返回被告席时,神情漠然,并未多望向旁听席,引起旁听的胡雅婷之母肖艳玉不满,怒斥:「你很凶啊。」陪伴友人立刻搂住肖艳玉安抚情绪。

检控官托斯利(Vittorio C. Toselli)在庭上宣读控辩双方皆同意的案件实情,称牟钟鸣与胡雅婷于2003年结婚,但至2006年牟钟鸣一度失业,自2006年起便发生连续不停的家庭暴力案件。胡雅婷将讯息告知牟的父母后,牟钟鸣出现暴力袭击妻子的行为,之后类似情况多次上演。不仅2006年11月牟钟鸣因为殴打胡雅婷而引来警方介入,邻居更称在2010年10月或11月时,目击胡雅婷满脸瘀伤。

根据检警调查,牟钟鸣于7月16日凌晨3时许邀胡雅婷前往两人曾经在高贵林的居所,并电召一辆计程车前往本拿比公寓接载胡。之后两人在高贵林屋内谈判,但没有结果,牟钟鸣终于做了要让两子“没有妈妈”的决定。

随后于早上5时左右,牟钟鸣利用胡雅婷上厕所的时候,先准备一只健身器材的金属棒,并把门窗全部关好以防外人听到,等到胡上完厕所后,借故说要给她看点东西。等到胡雅婷转身后,牟钟鸣拿出从车房健身用品上拆下的金属棒,重击胡雅婷的头部。

牟钟鸣在行凶前,还将全家的窗户关起,让整个房屋“隔音更好”。胡雅婷受到袭击时大声尖叫,牟钟鸣则不断以金属棒重击她的头部及脸部,直到胡雅婷停止尖叫后才罢手。这时牟钟鸣发现胡雅婷尚未断气,便拿起身边变压器的电线缠在胡雅婷颈部,花了大约30秒的时间,将奄奄一息的胡雅婷活活绞死,结束了胡雅婷28 岁的生命。

牟钟鸣将电线留在胡雅婷的颈部,并以黑色胶袋包住头部“装血”,随后将尸身放入一个大行李箱内。他以纸巾及衣服擦拭现场血渍,中途在房间睡觉的2名年幼儿子两度醒转,他则哄孩子回去睡,回头继续擦拭血渍。至于2名幼子是否目击行凶过程,控方则未有得到相关证据。

之后两天牟的行动令人毛骨悚然,他在16日带小孩前往温哥华水族馆,之后前往列治文的父母家过夜,17日带两子前往教堂,然后假意回到胡的本拿比居所“找妈妈”。由于当时牟已将胡的尸体藏在后车厢,而幼童又必须坐后座,两名幼童有相当长时间,与母亲的尸体仅有一臂之遥。

由于尸体藏在车厢内两天,牟钟鸣试图开空调去味,最终决定于18日将行李厢塞石块,外部捆上绳子后,带往列治文渔人码头附近的Gary Point的菲沙河口弃尸,之后向警方报案,称妻子“失踪”。但在40天后,胡雅婷的尸体被一名渔夫发现,验尸时电线仍缠绕在她的颈上,而其头部的颅骨、面骨和鼻梁骨都出现碎裂,不难想像凶手下手狠毒程度。

随后警方展开卧底调查,两名警员假扮“专业罪犯”,向牟钟鸣称找到弃置的尸体,可以帮忙“处理”。牟钟鸣随后同意让两人清理尸体,先预付3,000元,完事后再追加4,000元,并交代所有犯案工具。警方随后于9月9日,将牟钟鸣拘捕,并控以一级谋杀罪名。

托斯利指出,牟钟鸣将金属棒凶器丢进高贵林一处沼泽地内,警方未能寻获。至于胡雅婷的银包、手提电话、以及结婚戒指等随身物件,则是埋在牟钟鸣父母位于列治文的后院内。牟钟鸣更伪造两封电子邮件,企图营造胡向其道歉的情况,误导警方。

蓄灰黑相间长卷发的牟钟鸣,昨日身穿红褐色西服及牛仔裤,神情平淡地在庭上承认二级谋杀罪名。控方在宣读案情时,牟钟鸣并没有任何反应。仅在胡雅婷父亲胡木铭进行陈述时,低头抄写笔记,并在胡木铭谈及牟家对两名幼子扶养权的态度时,以英文脱口而出“那是谎话”,不过立即遭代表律师制止。

赞 (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