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八方
当前位置:聚八方 > 聚资讯 > 新闻 > 正文

走进神话般的卡尔加里

在我的印象中,卡尔加里是一个矿井林立、卡车施工繁忙、工地沙尘滚滚;冬天极度寒冷、满天飞雪的能源小城,就如同国内的大庆油田一样遍布铁人“王进喜”的地方。如果不是因为在卡尔加里得了来加拿大以来的第一份专业工作,我是不会离开久居的大城市多伦多,去这样的地方的。就象叫上海人离开上海去大庆油田工作一样的打死也不情愿。

  飞机即将到达卡尔加里前,我却被窗下的景象惊呆了:那是一幅巨大的、五颜六色的地毯!绿色、黄色、红色等各色混合其中,许许多多大小几乎一样的小“方块”连成一遍,构成了一幅天然的、无与伦比的“地毯”。小“方块“被东西南北向、直直细细的线条所分开。我虽然在国内曾利用腐败机会坐过无数次飞机游览国内外,却第一次看见这样的风景。我正沉醉在这美丽的天然景色,纳闷着那些小“方块”为什么会几乎一样大小,那些“线条”会不会是公路时,一片沙石堆挤进“地毯”来。我恼怒这沙石堆破坏了我的兴致,却发现沙石堆越来越大,美丽的“地毯”越来越少。广播员此时通知我们系好安全带,说马上要降落卡尔加里了。原来这“沙石堆”,就是我将要生活的城市-卡尔加里!

  汽车向市区驶去,我没有看到想象中大庆油田的景象,却发现这城市的很多建筑建在小山间、小河旁、甚至山顶上。好象飞机在丘陵播种,在山脚播得密一些,山腰少播一些,山头再撒上几颗,只是这些种子长出的不是小树,而是房子。卡尔加里就是由这些房子堆砌起来的城市。这令我想起小山村的房子,只是这里没有山村的鸡鸣狗叫,没有吹烟袅袅。

  房东告诉我前租客刚从国内移民过来不到半个月,找到了专业工作,搬走了,并且时差还没有倒过来!我仿佛是在听神话。要知道现在有多少人在多伦多,连LABOUR都难找,更不用说专业工作了。而这里却马上找到工作了!而且是时差还没有倒过来!房东说是真的,许多人在登陆3个月内找到专业工作,7-10万年薪都有,并且立马买了自己的房子。那些不能马上找到工作的,参加一个三、四个月的CO-OP班,也留在了实习的单位做专业工作。他的话后来在我和同事的交谈中得到了证实。我深深为自己在多伦多煎熬了那么多年而痛惜,为什么不早点来到这一遍热土?

  卡尔加里的东西贵。即使只有7%(现在是6%)的税,总价格也比多伦多15%税后的贵,但是这并不能吓倒这些有专业工作的卡尔加里人民。人们照样在$5/lbs的五花猪腩前(多伦多是$2多)排起长龙,每次买菜刷上$200多(多伦多$80多就够同样一大车了)连眼也不眨一眨。用“钱多,人傻”来形容,真的一点不假。搞不懂为什么那些多伦多商家不来这里,而要非呆在那里拼命撕杀。

  有几个来过卡尔加里的朋友,告诉我这里的房子又破又小,不是人住的地方。我觉得有点夸张。不过,绝大多数旧房子没有车库、没有drive way,又小又破,却是事实。随处可看见车子停在马路上,冬天堆满雪,夏天铺满尘。倒是那些疼爱汽车比疼爱老婆还要紧、宁愿借老婆不愿借汽车的丈夫的妻子们,高兴得不得了,因为自己终于被扶正了。

  也许是卡城人口爆长的缘故,公交系统显得非常落后。C-TRAIN竟然在地上运行,10分钟才来一趟,还要等红灯!那些坐惯了多伦多3分钟来一趟的地铁系统的人,一定会不习惯。冬天的周末要坐BUS才要命,一般要等30分钟,偏僻地段要一小时。据说一老兄,西装革履大冬天等了45分钟的BUS去面试,在面试官面前连打了几个喷嚏,把OFFER给喷跑了。所以如果没有自己的汽车,最好住在没有草地的DOWNTOWN。而且建议那些孕妇在夏天不要乘C-TRAIN,因为车温可能超过35度,而C-TRAIN没有冷气系统。曾经有个孕妇在夏天上班,因为受不了车内高温、还有刺鼻的汗味、饭味、香水味、还有许多说不清楚的的气味而突然晕倒。上下班高峰时段,C-TRAIN里挤满了人,即使在首站上车,也可能没有座位,仿佛又回到了中国。

  也许是因为有了专业工作的缘故,人们的生活很安逸。俗话说“饭饱思淫欲”,这里的BBS很少看见象多伦多切磋找工经验或学习进修的贴子,倒能找到正在组织的“单身俱乐部”、“裸奔”等活动的吆喝。大家见面不是问“找到工作没有?”之类的关切话语,而是问“去了昨晚的单身俱乐部没有”,或“周末去裸奔吗?”。虽然是属于恶搞的性质,但至少说明生活质量已经不在同一个档次。

  我的朋友老张刚从多伦多来,有一天他去见了一个久别多年的女同学,寒喧几句后,没有想到她问他在多伦多的房事如何。老张很差异她的开放,心想也许开放的卡城改变了她原本羞涩的性格吧。但由于是老同学,老张也无忌讳,告诉她“自从在加拿大干上了LABOUR,头也不晕了,背也不疼了,身体倍棒、睡觉倍香,房事特好,就是老婆受不了”。同时也好奇地问她在卡尔加里的房事如何?她告诉老张一直很STRONG、有点受不了了。老张表示理解,因为她老公长期在国内,同时谨慎地问她为什么不去找个人帮忙解决一下。没想到她说找过了,并且换了几个!老张问她老公知道吗,她说她老公支持她!还叫她看中了就上,该出手时就出手!老张暗骂她那混蛋的老公。问她那几个据说做经纪的解决她的“那个”问题了没有,她说还没有,因为他们实在太差,有时打电话叫来,还不来!老张开玩笑问要不要他来帮忙,她说老张不行的、因为她要找的是经过专门靠这行吃饭的专业人士。老张正不服气,却发现她忽然大笑起来,脸红红的。告诉他,她说的房事与他想的房事,不是一回事!她说的是房事是“房子之事”!原来,在卡城,房事已经演绎成一个新的名词。好在她和老张是同学,大家只当作笑话不作追究。

  不过,卡城真正的房事还真的很STRONG,不到一年,每个有房户基本上赚了15万,即使是一个一房一厅的破CONDO,也赚了7、8万–当然,如果卖的话。所以在他们平时自信的谈吐中,让人隐隐地感到多了点小暴发户式的显摆。

  在这神话般的城市里生活,还会不会有更多的神话发生呢?

赞 (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