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八方
当前位置:聚八方 > 聚八方 > 正文

超速被罚,上庭打官司的经历

7月1号是长周末,早早的就计划给自己放几天假,左邻右舍亲朋好友一吆喝,浩浩荡荡的组成了一个加强班。定好目的地 MANITOURLIN 岛,趴总的博曾经介绍过,那里有一座移动式的桥,是加拿大现存的唯一的一座还运行的,哈哈就是它了。订了3个CARBIN 给老人小孩,其他的人就CAMPING.

帐篷睡袋气垫床,吃的喝的玩的乐的,想到的就往车上装,跳上车出发。向前冲,向前冲。

冲到PERRYSOUND,孩子要上厕所,找TIMHORTON,解决问题,每人再买杯冰卡齐再回高速上,前方驴友打来电话告知他们已经在50公里的前方等我们,快追,一脚油门轰上去,呵呵噩梦来了。一分钟后,响笛加闪灯的警车出现在我的后边,瞅瞅前后左右没车阿,不会是闪我呢吧?打右灯…减速…停下… 警车也停下,呕 就是闪我呐。茫茫然看了一下领导,领导到是一脸的镇定,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把警察要的3样东西准备好。”领导吩咐道。从钱包里把要的东东拿出来,警察叔叔已经站到我的窗前。“你超速了,请把你的BALABALABALA给我。”。俺的天,俺可是开车以来第一次让警察叔叔截,从来不开快车的主儿今是咋了?不是警察叔叔出错了吧?俺的脑海迅速的强词夺理着…警察公事公办的把一张270大洋的黄单递到我的手上。“请告诉我,我的车速是多少?”虽然是生活的颤音,但我还是坚定的问道。“126…” 126,有整有零。 126…126..警察叔叔踩着轻快的步子飘回了警车上,还按了一下喇叭示意我可以走了,留下我祥林嫂式的叨咕着。

郁闷着又上路了,这回谁再催油门也只敢清清的踩,眼睛迅速的在前方和时速表来回穿梭。“今天的太阳没从西边出来啊?你快去买649,没准能中?。。。”怎么听怎么像幸灾乐祸,我愤怒的看了一眼领导。突然想起了阿米的那句名言:“再哼哼,把你送进猪圈里去” “在那里?在哪里?” 领导一脸的向往。。。我倒。

得完超速告票后,回来的路上就去parrysound市政厅预约了上庭打官司。办事员姐姐很和蔼,笑眯眯的看着我签好了字收回告票,“回家等去吧,上庭估计在3个月以后。”心想越晚越好,撤了才最好,嘿嘿,谁知一个星期以后,一封上庭通知就寄到哈。约在了8月9号早上10点,这年月,谁再说政府工作效率低我跟谁急,赶上动车的速度了。

定了一晚酒店,忽悠上全家跟着我–北上打官司。

9:30提前到达法院大厅,里面黑压压的全是人。坐定之后问问左右,呵呵 全是多伦多来的难兄难弟,而且全是来打超速告票的,看来犯这种错误的人挺多挺多迪。10点钟法庭的监控官起身简单说明了今天的流程:先登记…然后找给你开罚单的警察讨论…庭上选择认罪或申诉…今天上午一共要进行47个案子,所以大家要注意加快速度blablabla….

长话短说,给我开罚单的警察来了,而且好似他今天只有我这一个案子。静静的站到警察的面前,心里的15桶水上下折腾,脸上硬绷着装镇定。警察天天见世面,背书似的把我的罪状又说了一遍,在限速90公里的地方开126,根据安省交通法,应罚我270大洋外加扣4点…,我深吸一口气,“我那天真的没开这么快?”估计警察天天听这话,马上反驳我:“我们的仪器记录你是126。”我知道他会这么说:“你能告诉我你怎么测到的吗?”警察迅速翻查他的纪录本:“我是在你的对面行驶时测到的,然后正好有个uturn的地方,然后从你的后面追上低…”心理那个悔啊,真的应了俺老妈的那句话:不打勤,不打懒,专打不长眼,俺咋这么不长眼,超速的地方还有uturn的余地。我强按下心理的那十五桶水说:“你有没有注意到我曾经加速变线,从外线变里线,是不是那时被你测到的,但是我要变线必须加速的。”警察的眼睛里飘过了一疑惑的云,我以前的职业习惯告诉我好似有门。他又迅速的翻了一下他的记录本,迟疑了一下但马上说:“这样吧,我把你的控罪减轻,罚110元外加2点。”不行,我心里说,警察刚刚被我侃晕再乘胜追击一下:“有没有这种可能,我和你的车对驶,而且相隔较远,造成你的仪器有偏差?我真的没开126。”。警察估计彻底郁闷了,这时所有的人都跟警察deal完了,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其他警察也一字排开站到了边上,检控官清了一下嗓子站起来环视了一下周围,看来要开庭了。这时轮到我有点慌了…

我和警察的目光再次对视一下,这时的我有点沉不住气了,刚想开口,警察早我1秒钟说话了:“你好好想一想,这是我所能做的了。”看来我走进胡同里了,没退路了。“我不想被罚点。”我直截了当了。“你被罚过点?” “没有,这是我的第一张超速告票。” 我实话实说,“但我曾看过一篇报道,如果被扣点,今后几年保费会年年上涨,幅度可观的。”警察严肃的脸上突然闪上一丝笑意:“真的是第一次得告票?”我坚定的点了点头,我良民一个。这时监控官再次起身,看来真的要开庭了。警察示意我再想一下,谢过他便回到了座位上。

领导看见我一脸的沮丧,猜出了八九不离十,小声支招:“就说英文不好,表述吃力,要求延期。”也许吧,听说警察叔叔们的上庭是可以算4个小时的加班的,所以现在的案子很难碰到警察不来的,下一次还不是同样的局面吗?一咬牙,呵呵 打吧,今儿就今儿了,爱谁谁。

开庭了,法官是个慈祥的阿姨,当事人一个个的上去,几乎都是认罪…轻判,轻罚…离开…10几个案子过去了,这时转机来了。给我开罚单的警察走到监控官的身边,耳语了几句,然后往庭外走,他的眼神好此在搜寻我,看到我做了让我跟他来的手势,我赶快跟着他出去了。到了外边的休息室站定,警察开口了:“你从多伦多来的,早上很早就出来了吧?”“我昨天晚上就来了,每次都从这里匆匆而过,昨天好好体会一下小镇的美。”

“我的家里人也来了,那天也是他们和我在一起的。”“oh well…” 警察沉吟片刻,“你看这样行不行?那天你的确超速了,我改控你超速15公里,也就是你开了105的时速,罚款45,不扣点,你看这样行吗?”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大脑细胞迅速放电,以迅雷不及盗铃之时重复了一遍警察叔叔刚才的话,得到肯定的答复后,迅速的握了握警察叔叔的大手“我接受。”。天上掉下来个大梯子让我下来,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我信了。

接下来就是等着叫到我上去, 检控官把刚才警察的话重新说了一遍,问我认罪吗?认罪…法官:罚款45外加服务费15 ,给单去交钱吧…拿到了单,谢过所有人,我的脸立即笑成了一朵菜花……

赞 (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