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八方
当前位置:聚八方 > 聚休闲 > 美容 > 正文

长得好看究竟有什么用?

F200903261329192344320513.jpg (360×483)

最近,有一个沮丧的妹子给我留言:努力有什么用?再努力也改变不了长得不好看的事实,难道去整容?

我没有见过她,当然不能简单粗暴地劝她整容,但是,她的问题让我想起一个相反的命题:长得好看究竟有什么用?

为了说得中肯,我也豁出去了,现身说法一把。

我长得还可以,有照片为证,所以,如果我用亲身经历来解释“长得好看究竟有什么用”,不至于太跑题。从小,我就符合我国传统审美观,浓眉大眼,五官立体,像印在饼干桶上的娃娃,我爸是个帅哥,我妈是个美女,我们仨出门逛公园隔壁老太太直砸吧嘴:“这一家子真俊!”

我报名上幼儿园,园长说招满不收了,结果班级的老师看见我,眼睛一亮:“这孩子真好看,我收!”于是,我破例进了幼儿园。夏天中午发冰棍儿,别的孩子一人一根,老师把她那根掰一半加给我,我偷偷吃到了一根半。园里各种表演,我都是领舞、领队、领跑,一领将近20年,直到20来岁大学毕业。

幼儿园的孩子常打闹,我大班的某一天,早就忘了什么原因,小朋友们在厕所里起了争执,然后厮打,然后扭成一团,再然后我不知道被谁推进了蹲坑里,两手朝下,满身大便,臭不可闻。

孩子们一哄而散。

我嚎哭着被老师捞出来,简单处理后被爹妈领回家,那天,我妈从里到外丢掉了我所有的衣物,恨不得用酒精给我的头发丝消毒,连续很多天,我都觉得自己是臭的。

所以,当我回忆起幼儿园,不仅有1.5根冰棍和领舞的特殊待遇,也有莫名掉粪坑的心理阴影。长得好看有什么用?既有冰棍也有粪坑,那些不可控的意外降临时,并不以好看不好看来区分应该砸谁不砸谁,而生活,充满了无法预测的未来,好事和坏事的比例就那么多,不用臆测坏运气怎样特别青睐了你,你只是不知道它多少次地降临到了别人身上而已。

高中时,我喜欢一个学霸,并且理所当然地想,我成绩也不错,还挺好看的,他一定会喜欢我。

但是,我想错了。

即便当时大家都觉得一个好看的女生,文章写得也不错,除了数学其他科目都是学霸,还是团支书、校运动会领队,在青春期的恋爱中充满优势和光环,但是,这些都改变不了他不喜欢我的事实。

一直到很多年之后,我还记得他拒绝我的样子:那一天,我写了一封长长的、用尽我所有才华的信,悄悄塞进他课桌,心如撞鹿;放学时,他叫住我,直接了当地说不喜欢我这款文艺少女,他喜欢我们班数学成绩最好的女生,他觉得她的眼神都透着聪明;我对他的坦率甚至没有假装不在乎的力气,分明听到了自己的初恋和自尊心同时碎成一地的声音。

从此,我很清楚,即便在爱情这件相当外貌协会的选择中,长得好看也并不会让女人占尽天时地利人和,感情有无数的可能,外表的吸引只是最浅表的那一种,美女的失恋几率,并不比普通女人低多少。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总经理秘书,在很多人眼里,这是个相当花瓶的职业,但是,我很庆幸我的起点是从秘书开始。

我的老板是个要求非常高的中年男人,上班第一天他告诉我:秘书是个可高可低延展度很强的职业,如果觉得靠脸能吃饭,秘书就是端茶倒水打字复印的青春活;如果觉得这是向行业里优秀的人学习的机会,秘书就是一块自带弹簧的职业跳板,能跳多高跳多远,取决于你用了多大力,而不是露了多少脸。

他的话让我思考,“长得好看”在一个女人的职业生涯中究竟起了多大作用,“好看”或许可以降低你初入某个领域的壁垒,但是,当你希望深入探索,最好把“好看”的偶像包袱甩到一边,拿出认真做事的劲头。

我的秘书生涯八个月后结束,因为我升职了,成为公司升职最快的新人,有一次其他同事开玩笑叫我“那个快速升职的美女”,我的老板很认真的说:她升职是因为烟灰缸擦得最干净。

我知道这是一句玩笑,却也并不仅仅是玩笑。

所以,长得好看究竟有什么用呢?

生活中的很多理所当然,后来都被证明不过是岂有此理,“好看”并不能通往一帆风顺的未来。

首先,“好看”只是个系数,这个系数乘以才华、阅历、智慧、性格、勤奋、眼界、自控力、教育程度等各项指标之后,才是一个女人在世界上拿到的真正得分。仅仅外貌指数高,就像学习上偏科一样,在生活的考场上同样拿不到高分,看看身边那些活得特别漂亮的姑娘,有几个仅仅因为长得特别漂亮?

其次,“好看”是一笔先天财富,可以让女人在起点上占有一定优势,可生活却是一场马拉松,前半场跑得不错的人不一定能坚持到最后的领奖台,甚至因为赛程太长变数太大,阶段性的成绩和总成绩往往关系不大,在人生的跑道上,那些长得好看的人不是路障少,而是路障放置地点不同——别人的路障放在起点,入门不容易;她们的路障放在中途,诱惑太多,坚持不易。

最后,美女在爱情里并没有绝对优势,就像奥黛丽赫本说的,“外在或许能决定你们在一起,而内在却决定你们在一起多久”,她是一个那么好看的女明星,却对“美貌”的价值看得如此通透。

长得好看确实是件幸运的事,但是,假如没有这项好运也不值得太委屈,亦舒师太那句“真正的好看,是从来不把自己的好看太当回事儿”,无论对好看的女人,还是对样貌平凡的女人都是提醒:从“好看”到“耐看”,还有一段很长的距离。

这确实是一个看脸的世界,好在,这并不是一个只看脸的世界,美貌的作用,其实没有你想象得那么大。

请原谅我恬不知耻地举自己的例子,不是傲娇,而是,痛苦与幸运只有真实地发生在某个人身上,才有值得言说的话语权,道听途说的道理,很多都是隔靴搔痒的安慰。

愿我们拥有外表好看的幸运,以及内心通透的聪明。

作者:李筱懿

赞 (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