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八方
当前位置:聚八方 > 聚资讯 > 新闻 > 正文

10年安全驾驶保费照涨:还有没有公理?

家住安省万锦市的凌先生最近有些郁闷,这缘于他的汽车保险很快在本月底到期,正在使用的投保公司发来续保函说,续期时要涨保费10%,迫使他这几天忙着寻找其他保险公司洽商,拿着报纸广告到处打电话询价,希望能将高昂的汽车保费降下来。但大失所望的是,十多家保险公司报来的车保费一路高歌猛涨,最高的一家竟然报出了一万五千多加元一年的天价(见附表)。

让他真正体验到为何会有「加拿大汽车保险贵绝北美,安省又贵绝加拿大,大多伦多汽车保险是全地球最贵」之说,也真正明白到安省新民主党党魁贺华丝日前之所以强烈要求新省长韦恩指示安省金融服务委员会,在今年底削减安省汽车保险费用15%的因由了。因为,安省的汽车保费之昂贵,实在是猛于虎,省民百姓已经无法承担了。

凌先生向本报记者投诉说,他要投保的是两台家用骄车,驾驶员为他、太太和在读大学的儿子,三个人均有G牌多年。一家人居于多伦多已逾十年,买车投保以来,从未出过交通事故和向保险公司索赔,也未收到过任何警察告票,10年中也只有过两次泊车罚单,都是去交罚了事。

凌先生说,都听说如果出过事故收到交通告票,会被保险公司涨保费,但自己是个百分之百的优秀司机了,但仍然是年年被涨保费,就实在是想不通了。在收到投保公司的续保函后,他曾经去电问经手的业务员,对方开始只是说现在人人都要涨费,而且因为他的记录优秀,所以是涨得少了。追问多了,对方才稍微透露一下说,是因为去年公司赔款太多了,就必须要加保费赚回这些损失。也就是说,要「堤外损失堤内补」,加拿大开保险公司只能赚不能亏,更不会有经营不善的保险公司倒闭之说。

凌先生说,安省政府一直拍胸脯说会进行汽车保险费改革,减低汽车保费负担。2010年9月起声称引入汽车保险费改革,给非灾难性的伤势的医疗费和康复费设立上限,打击汽车保费诈欺,说驾车人士会马上享受到由此带来的实惠。但实情并非有此。这些年,凌先生从道明保险、Jason 保险、State Farm、York保险,买到Wawanesa保险,都是保费年年涨,迫使很想稳定在一家公司长期投保的他,每当续保时只得重新询价或「跳槽」去报价低些的公司,而从未尝试过有保险公司为他减保费的甜头。

去问过身边的同事或朋友,情况也大致如此。看来,安省政府一直说的已减低汽车保费,以及拿出来说已经降低了多少个百分点保费的所谓数据,水份很大,甚至是欺骗省民的谎言。

凌先生表示,由于保费太贵,他家两台骄车只能买的强制性第三者人身保险费,3年前是每年约2300加元,到今年要涨到3500多加元。以他家的丰田COROLLO为例,现在每年三保保费为1700多加元,但他在广东珠三角中等城市的亲戚,同类车同类保险只需约4300元人民币,即约700加元左右; 投全保,每年保费为7000元人民币即1100加元左右。安省汽车保费之高,已见一斑。许多省民的汽车保费开支,普通占其家庭年净收入10%或以上,人人不堪负担。

资料显示,2000年加拿大全国财产保费总收入598.4亿元,以此计算,全国的车主平均一年要为每辆车支付3000元的汽车保险费用。而安省一直高居最贵地位,全省汽车保费在2008年升5.6%之后,在2009年又平均上升了8.77%。当年,卑诗省的每年平均保费是1113元,沙省及缅省则分别是1049及1027元,安省是全国最高的1281元,魁省则是全国最低,平均只付642元。到2012年4月,安省私人车保费平均又上升为1534元,而阿省为1051元,海洋省份只需800元。在美国的第三者人身保险,每年仅300-400美元。

面对安省汽车保费高冠全北美,大多地区又是贵于全球,安省政府及保险公司都将最主要原因归究于保险公司所支付的事故赔偿补助费迅速提升,从而为保费涨价找足理由。加拿大保险局(Insurance Bureau of Canada) 也说,保险公司在2011年每收一元保费,赔款占了95%到97%。汽车保险业2011年获利2.33亿元,2010年亏损17.6亿元、2009年亏损8.24亿元。省长韦恩为此坚持说,要加强打击车保诈骗才是根本,从而对新民主党提出的要马上削减安省汽车保险费用15%的要求耍了个缓兵之计,实际上是不想作为。

加拿大保险局早前曾指出,过去两年中,在安省汽车领域,私营保险公司损失了12亿元,损失额仍在上升; 2012年发生的「假车祸骗保险」骗案导致损失16亿元。需知「骗保险」现象在全球各国都会存在,但偏偏在安省发展得如此严重,根源还在于安省政府的制度上存在严重的漏洞。

有业内人士指出,安省保险业是缺乏竞争性的「霸王」行业,高度的垄断性让驾车人士别无选择,任人宰割; 而保险公司也就可以不负责任地对骗保行为来者不拒、照单全收,然后向全体投保人涨价转嫁损失,反正是「羊毛出在羊身上」,保费再高,你要开车就还得买,不怕没生意。其次,安省的保险行业归安省金融服务委员会管理,它控制着车保费的价码,

其制定的丰厚赔偿标准,催生出一条多工种参与的事故赔偿产业链,让那些不良律师、护理师、按摩师、心理医师、拖车司机、修车行,还有专业性的街头线人、固定哨等等,专以吃保险为生,从而损害了公众利益。有数据显示,在2006年至2010年间,安省汽车事故降低7%,但非责任方受伤报保险的费用却上涨118%。再其次,现行的政府税制,也让省政府可以从年年上涨的汽车保费中得益,这就形成了网民所痛骂的是省政府与保险公司官商勾结、联手敲诈省民,推高汽车保险费现象。

可以说,要降低省民汽车保费负担,有赖于安省保险业体制的改革,也就是说,主导权完全掌握在省政府手上。但在面临着巨额财政赤字的当下,省政府是否真想有所作为,还是令人怀疑,这恐怕也是省长韦恩坚决不肯命令安省金融服务委员会马上调低车保费的主要原因。看来,凌先生还得去买高价车保了,除非他也象哪些承担不起天价车保费的人一样,不再开车而改搭公车出行和上班。

赞 (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