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八方
当前位置:聚八方 > 聚资讯 > 新闻 > 正文

俄罗斯选“新总统”还是“新普京”?

在莫斯科的睡梦中,俄罗斯东陲堪察加已于莫斯科时间4日零点投下俄罗斯联邦第六届总统大选的首张选票。对俄罗斯人来说,5名候选人中,除普罗霍罗夫外,其他4位都是“老朋友”;但对于“俄总统”一职来说,除普京外,其他4位都是可能的“新总统”。
 
  4日,俄罗斯人将把自己的未来5年交给“老朋友”普京,还是4位“新总统”其一?
  对俄罗斯大选后的政治格局,此间舆论已与2011年杜马选举前的风平浪静有所不同。有评论说,杜马选举后的各派游行集会风潮令俄政坛氛围发生了微妙变化,俄高效政治基金会主席格列布·帕夫洛夫斯基甚至预判,大选后俄罗斯的一切都将与10年前不同。
  自杜马选举后,普京重返克宫之路走得不易。反对派声浪迭起一度令其人气跌至50%以下,据俄选举法,若候选人第一轮投票得票率超过50%,则宣布胜出,若未及此数,则须进行第二轮投票。普京的竞选对手普罗霍罗夫甚至给出了竞选口号“第二轮投票不能没有我!”
  帕夫洛夫斯基称,过去10年,俄罗斯的政治建立于领袖个人的超凡能力与魅力上。然而时下,即便重返权力中心,普京的个魅力不再无限大。
  帕夫洛夫斯基表示,眼下,“人们在期待‘某种变化’”。不过,俄罗斯人是否有勇气将未来交给未知的新总统,是否有勇气面对不确定的未来?不妨审视坊间与名流的态度。俄罗斯民众认为,总统权柄交给普京,至少稳妥;交给“新总统”,未来不知会如何;俄罗斯著名演员阿莉萨说:“我不希望有任何革命和政变,对于这两样东西,我已有77年的体验,我支持普京”。
  此间有评论说,俄罗斯不需要“新总统”,但需要“新普京”。普京在给予大众“稳妥感”的同时,亦不得不求新、求变。
  对胜选的信心,普京在本届大选中唯一一次出席公众挺普集会时已显露无遗,但他承认“腐败和不公”是亟待解决的问题,“仅仅是胜选仍然不够,还应看得更远”。
  此外,普京在本月初接受西方媒体采访时坦承自己在莫斯科及其他一些大城市支持率有所减少,但亦自信“仍占强势”,他否认自己当选后会“限制反对派”,“相反,我的目标是与所有人对话,包括支持者和反对者”,他还承诺若胜选将继续推动改革。
  次日普京又表示,有必要最大程度地保障社会所有力量的团结,在不出现震荡和革命的情况下,有节奏地进行创新,“若能杜绝所有的不公正,让所有人在法律面前平等,那么我们就达到了目标”。
  帕夫洛夫斯基如此描绘“新普京”的政治形象:他必须以某种方式自我限制,并建立一些政治联盟,以期把控全局。有民众说,反对派的存在,会令普京更加努力。若普京胜选,一个“新”的老朋友又回来了,当然对于俄罗斯人来说,他从未离开。

赞 (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