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八方
当前位置:聚八方 > 聚资讯 > 新闻 > 正文

加国华裔女学生遭殴抢IPhone 白人施救

  以前在电影电视剧里看到平民或者好人被坏蛋KO到毫无还手之力时, 都觉得好假。有时候真替他们着急,反击啊,戳眼,挠脸,踢要害,笨蛋!事实证明我错了,除非你是詹姆斯邦德or尼基塔,否则无力还击也千万别还击。

  昨天论文写得颇为顺利,一天之内洋洋洒洒3000多词出炉,23:30,我哼着小曲大步流星迈出图书馆,回望一群仍在图书馆奋战的孩子们,怎一个爽字了得!下着小雨,空气格外好(也有可能是因为在图书馆待了一天闷的),无风,不冷,于是我拿着手机对着午夜校园左拍拍右拍拍,想发条小清新微博出去,其间还不时举起手机试图找到强WIFI信号。我想坏蛋可能在这一系列举手机得瑟动作时就已经盯上我了。

  发送失败,略失望,走向车站。我对通往对面车站的tunnel情有独钟,配图是我十月份拍的,当时发到instragram上想起名叫“hope”。可是偏偏就在这个我以为很安全很带感的地方,劫匪半路杀出,估计以后再经过这里都会有阴影了,坏蛋,还我“hope tunnel”!

  走到隧道中部,突然感觉书包被拽住,回头一看是一个一个身高一米八左右的黑人,对我说“Can I borrow your phone? My friend is very sick.” 然后我就看见一个眯着眼睛,酒气熏天,摇摇晃晃的另一个老黑。意识到情况不妙,我说了句“Sorry,no.” 想继续往前走。没想到那个醉鬼继续拽住我书包,高个黑人挡在我前面,两人一前一后,堵住了我,“Give me your phone”, 高个说。“Sorry, no, I have to go.”心想,完了,遇到麻烦了,刚好另一个黑人经过,我投去了求助的目光,他摇了摇头,拐到楼梯口,上楼了,当时恨死那个老黑了,难道你们是一伙的吗,混蛋!

  高个黑人看没人了,更加嚣张,目露凶光,“No?You say no?” 我想跑到楼梯口,只有两步,上面一定有人。见我要跑,后面一直拉着我书包的醉鬼黑人一下就把我拽倒了,高个黑人顺势一推,我就完全倒地,然后上来就一右勾拳。他从我羽绒服口袋里掏出钱包,发现一分钱没有只有一堆卡,愤怒了,扔掉钱包,冲我喊 “Give me money!” 可能看他一分现金都没找到,心存愧疚吧,我竟然“sorry, sorry” 不停。我就怕真把他逼急了,掏出凶器就坏了。我试图站起来,他就再次把我撂倒,又是两拳。“Give me money!”

  我赶紧说,“I have money, I can give you money” 这时那个醉鬼黑人好像抬腿要踢我,被那个高个黑人拦住了,他好像不想把事情闹大,只想要钱,听到他说了句 “go away”, 然后醉鬼就拿了我的帽子真的上楼了!这会儿功夫我又站了起来,高个黑人发现我要往楼梯那跑,一下把我抵到墙上,又是一记右勾拳,说实话当时真没感觉到疼了。“Give me money or your phone”, 他明显着急了,可能没想到我这Asian girl这么 “顽强”,我可能写论文写得脑残了,又或者还没来得及害怕,直视他,跟他说“Calm down. I can give you money, but if I don’t call my friend back, they will call the police.” 他可能也没听我胡扯些啥,继续说“give me money or the phone”.

  我赶紧掏兜,结果只有5刀现金了,给了他。“5 dolloars?”,他吼道, 那眼神就像在说,“打发要饭的呢?”,“Sorry, I don’t have cash”我说,然后一边挣扎着扒住楼梯口的墙,想挣脱他,他就又来一拳。擦,姐怒了好不姐确实没现金啊,还TM打姐脸!他说 “give me the phone”, 我就直接大喊 “NO! HELP! HELP!”。他突然发现我气焰上来了,开始威胁我 “give me money or the phone, or I swear I will kill you!”

  ”No, please.” 我也不知道我是有多爱我那iphone 5,就是不甘心给他。我也不知道他是拿了5块钱是有多不甘心,听到有人来了还不想放手继续要钱。学校方向20米,我看到有两个壮汉走过来了,赶紧大喊“help”。 两个男人小跑,呵斥“Hey, let her alone!You punch a girl?!” 老黑看到有人过来,放开了我,想跑。 两个白人大汉一把把他按到墙上,我站在旁边,哽咽的说,“He’s a robber. He punched me!”

  其中那个白人大叔冲我说, “You can leave now ” 我愣了两秒就转身听他的上楼了,错过了他们KO死老黑的场景。 到了车站,我发现刚才那个醉鬼黑人居然还在,你妹的手里还拿着我的帽子,远处红蓝灯闪烁,警车!虽然当时没意识到这警车就是为了救我而来的,但是顿时来了底气,冲着他我就喊“ Give me my hat!” 他愣了,我就加重语气指着他手里的我的帽子重复喊了一遍,然后。。他就给我了。

  警车开近了,我伸手拦住,一个急转停车,下来一位女警,(穿着防弹背心真心帅),当时心情那个激动啊,泪流满面啊,被打时候没哭看到救星的激动得就想哭啊, 指着醉鬼老黑我说“ He rob me!” 醉鬼看到警车时已经跑出十来米了,女警官对我说 “Ok, is he?Please follow me and identify him”, 然后我就跟着警官往tunnel跑,到了tunnel,霍,起码有十个警察啊,学校门口还停着5辆警车,那两个黑瘪三已经被按住了。而且救我的两个大哥也正面对墙站着,有个警察正要拷他,我赶紧说 “They saved me!” 然后指认了两个老黑是劫匪。

  随后就是在现场填表做笔录描述事件经过,得知是车站有人听到我唿救报的警。各警官问我需不需要救护车,当时都没意识到自己受伤了,低头一看,手破了在流血,警官告诉我我脸肿了额头有擦伤。但是那种情况下还是很不想麻烦人家弄来辆救护车,整得太严重太隆重啊,于是只要了一冰袋敷脸。警官问我需不需要派人送我回家,这回我可不再客气了,我可不想这么晚了被劫第二次。于是一个叫Nick的警官带我到他车旁,收拾了前座的杂物,对我说 “I cannot let you sit in the back, because only bad people sit there.”

  坐上警车,突然一阵小兴奋,前座有一个电脑,就是电影里面追踪坏人的那种大屏GPS,屏幕还能转来转去,下面配着一个比普通电脑多很多键的键盘,我就把我的住址输进去了。路上,Nick很健谈,可能为了让我消除心理阴影(当时完全没有),说什么自己当警察就是为了能开快车啊,然后开了警灯问我漂亮不又鸣了下警笛说酷吗ORZ,经过一条街,他说“Look,prostitute”,”another prostitute”, 我囧,原来是红灯区。他指给我一间酒吧说是类似黑手党开的,合法但做坏事他们拿他没办法。我问他劫匪是哪的人,他说是索马里的,顿时后怕啊,敢情儿我跟臭名昭着海盗国的人正面对峙了啊。车速很快,一路扯淡到达目的地,对我说了句”You’re really tough!” ,Nick开着他的爱车绝尘而去。。。然后我就想当警察了。。

  回到家,冲了个澡,打开电脑,花了两个小时修改了论文,然后才又回想奇葩午夜发生的一幕幕,后怕。

  我分析了下为什么当时一直没把手机交出来,有三个原因:1. 22:30的时候,妈妈发给我微信问我回家了没,我回复还在图书馆,她就又嘱咐我早点回去注意安全,我不耐烦地回了句 “公交24小时,车上人很多,别打扰我了”。然后妈妈就真的没再发信息给我,我想如果我把手机交出去一晚上不能报平安她会很着急的,反正就是觉得丢了手机很麻烦,怎么跟家里人讲他们都会担心。当时被呵斥交出来手机我第一个念头就是对妈妈的愧疚。2. 如果把手机给他了,那黑孙子肯定立马跑路,再报警就难找了,那我不就白挨打了吗。这点是基于我在国内丢东西都是白丢一去不复返的事实。3. 我一直坚信会马上有人来救我的,因为平常学校车站多晚都是人来人往的。但是那天短短几分钟过得漫长极了。

  然后我又想,两个歹徒一直没把目标锁定在我的书包上,其实书包里有更值钱的笔记本电脑呢,我在整个拖拽的过程中都没有退掉肩带扔掉书包,其实如果我放弃了沉重的书包没准可以挣脱跑掉。后来同学提醒我,你给了手机也不能仍书包啊,电脑里可是存着你刚写好的论文呢!哦是啊,我说我当时潜意识里为什么一直不想放弃书包呢,包括倒地时我都是躺在书包上的。我可是在用生命保护我的论文啊!!

  最后,我感谢天感谢地感谢政府感谢人民群众,昨夜的遭遇是不幸中的万幸啊!有种死里逃生的赶脚。讽刺的是,我昨天刚看到一条微博说,渥太华是加拿大最安全犯罪率最低的城市,然后我就悲剧了,就像老爸提醒我的,“再安全的地方也还是有坏人的”。女生晚上回家一定要结伴而行,千万别太晚了,而且无论何时都别放松警惕性。看到可疑人物就赶紧跑到人多地方,我就是犹豫了一下跑晚了。

  如果实在不幸遇到坏人了,尽最大努力保持镇定冷静,因为你自己的恐惧和急躁很可能引起歹徒的嚣张和愤怒。大声唿救其实很管用的,因为每唿救一次增加了一次得救的可能性,而且其实坏人很怕有人过来,我每喊一次就感觉到他的恐惧也多了一分。还有就是没有大把握千万别反抗想KO坏蛋,冲动是魔鬼,歹徒可能做出来自己都没料想到的举动。最重要一点,身上要准备不少于20刀的现金啊,人家好歹抢劫一回,我用5刀明显把人家侮辱了所以多吃了两拳啊!!

赞 (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