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八方
当前位置:聚八方 > 聚资讯 > 新闻 > 正文

黄运荣:弃笔从政 为民喉舌

【环球华报记者 任京生】列治文中区是加拿大华人商家和居民最集中的地区,然而,这个选区省议员从来没有出现过华人面孔。不过,本届省选将会出现历史性的突破,目前呼声最高的三位候选人都是华裔,对于日益紧凑的省选情势来说,列治文中区显得更加扑朔迷离,因为三人均有胜出的机会,故此该区极大地吸引着华人社区和中西媒体的眼球。而其中一位是我们读者十分熟悉的、原《环球华报》总编辑黄运荣。作为资深的传媒人,黄运荣认为参选只是换一种形式,从另一个层面上回馈社区,服务社会,不管是过去、现在,还是将来,为民喉舌的角色并无改变。

候选人小档案

中文姓名:黄运荣

英文姓名:Frank Yunong Huang

出生年份:1964年

出生地:广东

来加时间:2001年

毕业学校:中国广州暨南大学、法国巴黎高等管理学院

职业:传媒工作者

社区服务:列治文医院基金会亚裔筹款委员会委员、海外华文传媒协会秘书长

所属政党:新民主党(NDP)

所属社区:列治文中区

黄运荣

回馈社会

延续为民喉舌使命

《环球华报》:印象中你在加拿大长期从事媒体工作,此前在中国大陆则是做旅游投资开发和管理推广等工作的,并没有参政、参选的纪录,此前也没有听到你打算弃报从政的传闻,何以此次突然决定参选,而且表现出很高的热情和很大决心?

黄运荣:第一个考虑是回馈社会。当年我移民来此,几乎是一无所有。感谢加拿大包容的多元文化氛围,健全的民主、法制环境,朴实的民风和健全的社会制度,我找到一份很好的工作,结识了我的太太,建立了安定幸福的家庭,对于加拿大,我充满感恩之心,如今落地生根,希望能够贡献社区,帮助有需要帮助的民众。

《环球华报》:从媒体人到竞选省议员,对你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改变吧?

黄运荣:从职业来看,是一个很大的改变。但从工作的性质来看,其实是我原来工作的延续。因为媒体人和省议员同样要关心社区政治,也同样是回馈社区、服务省民,不过媒体虽可反映民生疾苦,关心社会问题,但只能间接对省政施加影响。经过深思熟虑,我决定换一种形式,用参选省议员的方式来服务社会。形式虽然不同,但回馈和服务的性质和本意并无区别。所以,不管是做媒体或是当议员,我都是担当民众喉舌的角色。

《环球华报》:参选不一定要辞职,因为一旦败选还要工作,你辞去总编职务,是觉得胜选十拿九稳么?

黄运荣:不是这样。我辞职参选,一是表明自己的选择非常认真,二是参选要代表政党,而媒体需要中立、客观、公正,我不希望自己的参选影响《环球华报》一直以来客观公正的立场和十多年建立起来的良好声誉。参选自然有胜败两种可能,如果此次败选,我也不打算回《环球华报》复职,以免报社的旧同事在日常工作中有所顾虑。

踏实勤勉

做一个讲真话的政治人物

《环球华报》:其实大温华裔社区的朋友们对您都不陌生,也多很欣赏你在媒体圈的表现和才能,但得知你参选后,不少人议论,认为你不太喜欢在公众场合讲话,好像不符合标准政客的形象,或许未必适合参选参政,你对此有何意见?

黄运荣:第一,加拿大是多元文化社会,这个“多元”不单单指族裔背景,也同样指政治家的风格,有些参政者的风格是健谈善言,但政坛不能只有一种色彩。踏实勤勉、言出必践的风格也完全有其存在的意义。

第二,以前在媒体工作,我也在多家电台、电视台担任时事评论员,大家也了解我的观点。当然,如今身份改变,表达方式上也会相应有所变化,作为民意代表,该说的话我不会不说。

第三,我个人一向认为,善于表达、造势,固然是一个政客的必备素质,但言必信、行必果,认真走访选区,用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了解选区的具体问题,从而在说话时言之有物,提案时切中肯綮,是一个有志回馈社区者更重要的素质和态度。我报名参选之后一直在选区里走访摸底,希望对选民们的诉求有更丰富、全面的认识和了解,这样才能更好地反映大家的意见。本选区的问题很多,包括商业发展问题,学校、医疗服务和治安问题,耆英问题,列治文机场输油管线路问题,隧道更新工程问题,农地保留地问题,等等。

有朋友指我不适合做议员,因为我不会讲假话,他认为不讲假话的人很难进入政界。但为什么我们不能选一些敢于讲真话的人进省议员作为我们的民意代表呢?

渊源深厚

新民主党与华人关系密切

《环球华报》:有人说,对你参选不感到惊奇,但对你代表NDP参选就出乎意料,因为你属于专业人士范畴,还获过杰克韦斯伯新闻奖。在他们心目中,华裔专业人士支持省自由党的更多些。另外,提到NDP,不少华裔省民都心有余悸,觉得NDP不善搞经济,有人觉得NDP和华裔社区关系疏远,还有人对2000年前NDP执政时的表现记忆犹新,觉得“省自由党再烂也不能让NDP再上台”,您对此怎么看?

黄运荣:我选择NDP是因为在很多问题上和这个党理念相合,比如注重民生,重视教育,关注普罗大众、中小型商户、新移民群体和底层人士。

许多华裔朋友对NDP的历史其实存在一些认知误差。NDP和华裔关系并不疏远,1974年首位访问中国的加拿大省长就是NDP的巴力(David Barrett),与广州和广东省建立友好省市关系的,也同样是来自NDP、时任温哥华市长及卑诗省长的哈葛(Mike Harcourt)。可以说,NDP在重视加中关系方面是先行者。

对本地华人社区也是如此。温哥华华埠的中华文化中心对大温华人而言意义重大,这个中心的诞生,是NDP的省长在黄氏宗亲会周年会上率先倡导和支持的;曾经对华埠经济起到推动作用的富大停车场,也是NDP执政时推动的计划。

俗话说“在其位谋其政”,但NDP不在其位也一样关注华裔社区。赵巍的案子拖了那么多年总算有了结果,几位NDP议员的奔走努力功不可没;卑诗省和山东省合拍的电视片《加西明珠》,对在中国树立卑诗省的经济形象,提高知名度有很好作用,这同样是NDP议员奔走运作的结果。

当然,不可否认, NDP在九十年代执政时的确犯了很多政策性错误,败选下台就是为这些错误承担责任。民主社会的真谛,就是谁犯错,谁负责,没有什么“天生执政党”。

应该说,NDP当初犯了不少错,但把当初执政的10年说得一团漆黑、一无是处,也并不符合实际。从卑诗商业议会的数据可以清楚看到,不论GDP增长、职位创造,还是出口增长,NDP执政期间其实都好于此后省自由党执政期。

人才济济

新民主党集合社会精英

《环球华报》:其实不少省民对NDP不放心,一个重要理由就是NDP缺乏专业人才,让他们觉得不敢放心叫NDP来管本省经济。

黄运荣:时代在变,事物也在变,今天的NDP不是当年的NDP,十年生聚,十年教训,已经知道怎样避免犯自己过去的错,也知道小心避免犯和今天省自由党同样的错。

今天的NDP也十分重视延揽各方面专业人才。包括IT行业的精英、医生、律师、商人等等,不说别人,我本人也可算是一方面的专业人才,做过媒体,搞过旅游投资开发和管理推广,这些经验在卑诗省,在本选区都用得上。

加中旅游目的地协议自2010年8月签署以来,各方面寄望很高,两三年运作下来,成绩当然有,但离大家的期望值还很远。旅游业本应成为卑诗省的支柱经济产业,我参选的列治文中选区更是旅行社密集的社区,如今这样差强人意的成果,大家恐怕都不算满意。作为专业人士,我希望能和省内、选区内的各方面人士共同努力,发挥自己的专长和绵力,改变目前在旅游范畴无为而治的被动状态,通过整合、创新、改革,打造有吸引力和效益的旅游品种、品牌,一方面为选区内有投资愿望却无投资机会的人士创造更多本土投资机会,另一方面也能为本省、本社区创造更多就业岗位。

六大政纲

经济发展摆在首位

《环球华报》:能具体谈谈您此次参选的政纲么?

黄运荣:首先当然是振兴经济,重点是发展小型经济,我们主张一旦执政,应维持对中小企业的低税率。

第二,创造就业,投入一个亿用于就业培训的补贴,帮助求职者更好地适应职场,并填补职场空缺。

第三,重视教育,提升省公立教育质量,缩小师生比例,增加教育资源。

第四,增加医疗,改善列治文医院设备落后、院舍不足、院址空间不够等问题。

第五,改善治安,积极和皇家骑警及相关各方协商,设法增加警力和设备,优化治安资源配置,改善选区内治安状况。

第六,关心耆英,解决他们福利设施不足,活动场所不够,经费资助短缺等问题。

《环球华报》:我想列治文中选区的选民朋友都会关心您的大陆背景,你一旦当选,将代表谁的利益,如何平衡自己的族裔身份和公职身份?

黄运荣:这个问题很简单,加拿大是多元文化社会,每个合格公民都有选举和被选举权,列治文、卑诗省乃至加拿大,都是由不同族裔、背景的公民组成的多元化社区,我是华裔,但首先是卑诗省民、加拿大公民,一旦当选,将以一个加拿大卑诗省议员的身份,代表选区全体选民的利益。

赞 (0)
分享到:更多 ()